去彌撒有幾難?


朋友:「你是天主教,幾耐要去一次彌撒?」我說:「每星期日也一會去彌撒。」朋友驚訝地說:「每星期!?那不會很不是很辛苦、很麻煩嗎?」我輕輕的說:「不會呀,很簡單呀!」

廣告

祭衣的色彩


神父在彌撒所穿祭衣的顏色,既不是主場神父和作客神父的分別,也不是今期流行的色系,更不是神父的個人喜好,而是按照…

站著也可以很平安


「請大家互祝平安。」神父的一句話就像是田徑場上發令員的鳴槍一樣,一眾爸媽立即把孩子推出去,用港式演唱會的握手 …

天主教的10個迷思


天主教,人人都聽過,人人都認識(自以為)。然而,他們所謂認識的天主教,不外乎是來自於 Joe Junior 或…

天主教徒?基督徒?


在一個飯局上認識了一位年輕的基督徒,他每個周末也會到九龍一間細小的本地教會參與崇拜。作為教徒的我,遇到教友當然…

給林以諾牧師的信


親愛的林以諾牧師: 小弟為天主教會的一個小小平信徒,雖然沒有到過林牧工作的教會,但早就從地鐵的棟篤笑廣告,得悉…

佔領區上的小聖堂


走在旺角的佔領區上,人們在其中一個路障前放置了耶穌畫像和十字架等簡單的陳設,然後讓人在旁默默的禱告。路障已經不…

給鄺保羅大主教的信


親愛的鄺主教: 自鄺牧的「無聲勝有聲」講道成為輿論焦點後,想信一定蒙受極大的壓力,你我同為主內的兄弟姊妹,先祝…

零碎的教條


基督徒就像活在教條的迷陣當中,形形式式的教條像枷鎖一般把我們牢牢的困起來……然而,到底我們是信仰基督,還是信仰…

天主的安排


「這是天主/神的安排」是經常掛在大部分基督徒口邊的說話,但卻同時被選為十大最沒用的安慰說話,為什麼?這到底是過…

抱緊一生未覺累


前陣子跟契爺和契媽吃過晚飯後,我就獨個兒坐小巴離開。我在小巴上看到契爺和契媽緩緩的在小巴站旁走過,突然發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