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恩小惠搭港鐵


香港有一些公司不知不覺成了「犯眾憎」,無論做什麼也好,基本上都是換來一堆嬲嬲豬😤😤😤, 正如我地日迫夜迫、年年加價也要搭的港鐵。

小弟擔敢向馬主席獻計,一個肯肯定定能夠為港鐵換來掌聲的 Marketing Campaign,就是找黎瑞恩和梅小惠當代言人,推廣惠澤社群的創新「一個月只有一個周六」優惠,以及「一個月只有一日有人生日」獎賞,Campaign Tagline 都諗好了,就是「小恩小惠搭港鐵」。

馬主席覺得岩用既隨便扲去用,全個月全星期都是免費的 😜

記那 Food Court 的 iPhone


那個晚上,帶著有點惺忪的眼睛,聽著鄭秀文的福音歌,一個人走過一田的 Food Court ,是準備要回家。眼角閃過一部 iPhone,就在一張沒人的桌子上,還有一個吃完了的 Food Tray,我就這樣淡淡然的走過……

過了10秒,回過神來,我調頭走向那張桌子,心想該把電話拿到收銀處,機主應該能取回電話吧。但突然有一名年青男子經過,快手的拿起 iPhone,然後非常自然地遞給身旁的老娘親,同行還有一個女仔,應該是一家三口。

雖然心存懷疑,但很難判定那個電話是否屬於他們,還是走吧!然而,當我一轉頭就看到一名年青女子在那桌子附近,慌忙地在手袋找東西,而她身旁的娘親就急忙地打電話。

愛看電視版金田一的我,立即重組案情:她在 Food Court 食飯時,把 iPhone 放在桌子上,走的時候卻遺下了。她離開了桌子不久,就發現電話不見了,於是她立即回桌子,但桌子上只有 Food Tray,她再查找自己的手袋,娘親就幫她打電話給自己。迷底終於解開,是剛才我懷疑過的男子,是他把 iPhone 拿走了!

我立即上前問她:「妳是否遺下了電話」,女緊張答:「是呀!」,我指向前方說:「那三個人把電話拿走了!」他們還在不遠處,斯斯然的繼續行街。她立即上前追截住他們,問那男子是否執到了一部 iPhone……

我也走向那邊(那是我原本要行的方向),看到那老娘從手袋把那 iPhone 拿回出來,那男子卻理直氣壯的說那電話在桌子上什麼什麼……我沒有聽清楚那男子的自辯,反正她已經取回電話,我便繼續往前走,沒有再回頭,正如禮服蒙面俠救完 Sailor Moon ,就瀟灑的離開一樣。

或許,那女子會向我道謝,至少她娘親會說「全靠他,你才能找回電話,還不快些道謝」。然而,幫人不是求回報,真正的幫到人就好了!不過,我倒是有想如果下次是我遺下電話,有人這樣幫我就好了!

洋燭與我


那十九幾年前夏天的某個星期天,我如常的到外婆家溫功課,不知那來一枝白色的洋燭。這枝又長又粗的洋燭,對於玩開又短又㓜的蠟燭的港童而言當然格外吸引,就如今時今日有人對洋腸趨之若騖一樣!

那有小朋友不愛玩火,二話不說就會拿出一集紙杯,硬生生的用洋燭插過去,強而有力的洋燭要插爆一隻紙杯當然毫無難度可言。至於為何要套一隻紙杯上去,肯定不是覺得載個套會安全一點,而是在電視上看過一班大人在公園將紙杯套在洋燭上,感覺好正。

然後,當然是早午晚劃火柴,點著洋燭 High High High,但可惜的是來得快,完得快,沒有想過紙杯是會燒著的,然後紙杯就燒著了。外婆突然伸出神來之手,把洋燭掉到廁所,用一殼水結束了我的洋燭初體驗。

wpid-dsc_0050.jpg

洋燭就此與我分手,直至數年前領洗成為基督徒,被神父濕了頭,就從輔祭手中接過用燭光禮的火所燃點的洋燭,就此每年的復活節夜間禮儀都會與洋燭相見,然後整晚的點點吹吹,過了兩個幾三小時的禮儀也只是燒得一點點而己,還好可以拿回家好好收藏作為領洗的年輪,家中已經有七支這樣祝聖了的洋燭。

wpid-dsc_0504.jpg

又然後有年,有人把我帶到維園,我終於親眼一睹那個兒時在電視看到的紙杯套洋燭活動,十幾萬人一齊用紙杯套在洋燭上,不能不說聲震撼。不過,轉個頭活動都未開始就下雨下到貓狗一般的大,大家即時一起舉傘,一起的撐,守護那一點洋燭的燭光(和手機),感動之餘當然不忘拿出防水無有怕的 Sony Xperia 拍下這個感人的場面。這樣又多了一個與洋燭相見的時刻。

wpid-dsc_0502.jpg

P.S.那個三角紙杯實在太惹火了,兒時已經好好體會過,每年六四晚也會見到一個又一個的火頭,甚至有煲蠟效果的搶火也見過,大會應該向天主教機構買紙套,又大又硬 Fit 晒洋燭的獨特需要!

遇上三個大聲說話的女人


volume

第一個女人@海港城 Page One

Page One 這一類以洋書為主的書店跟本地的很不一樣,不論是打書釘,抑或是行街的人,也是靜靜地走著和閱著,感覺就像圖書館一樣。有天,在海港城的Page One看書,遇上一名有男伴的女子。她由第一個書架就開始向男友高聲地說︰「你知道這本書嗎?這是中學 Eng Lit 必讀的……」然後,她就一直沿各個書架而行,繼續發表她的偉論,仍是響亮的。只有他的男伴發現被周遭的人看著,她自己卻沒有。

第二個女人@文化中心劇場

文化中心是一個出名規矩嚴格的表演場地。又有天去看一個英語的演出,場中有一半是老外。等待開場前,後面座有一名女觀眾與同行的朋友放聲地說︰「現在劇場都 Block 了手機 Signal ,我的電話也收不到。怕你們電話響,嘈著其他人看表演,難道你不知道嗎?」噢!原來是這樣,不過,我個電話收爆了,還 Checkin 了 Foursquare ,不知道她是否用三仔台?

第三個女人@戲院

現在戲院的音響都非常好,環迴立體效果絕佳,音量亦絕對足夠有餘,不過對於抗人聲仍然無能。又再有天,去戲院看一套故事不太複雜,而晝面音效強勁的電影,但仍不夠後座一位太太的聲線強勁。一開場,她就開始問老公「這個是什麼,那個是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大家都聽得很清楚她的問題,但除了她老公,其他人的回答都是殊一聲或殊幾聲。

 

被人遺忘的叮噹


image

叮噹的配音員林保全先生離世的當天,很多人都在 Facebook 分享了叮噹的照片,然後留下一句 「R.I.P.」 ,我也分享了一張黑白的叮噹相片。有朋友留言跟我說︰「叮噹還沒有死,只是配音員去世了。」是的,他說得很對,多啦A夢的確沒有死,還有新電影上映,但叮噹真的離開了我們。

作為一名偽80後,叮噹肯定陪我撈過很多碗飯,加上龍珠、美少女戰士、魔神英雄傳、魔動王等等……日本卡通差不多是我童年看過的全部卡通。在那個 Internet 不發達的年代,看卡通基本上也是看電視播的,也就是廣東話配音的版本。對於小朋友來說,他們或許什麼是配音也不知,他們只知道叮噹的聲音就是這樣,也跟自己一樣是說廣東話的。圓圈加一點是叮噹的外殼,林保存先生的聲音才是他的靈魂,兩者加在一起才是香港人的叮噹。

不過,我們都遺忘了叮噹好一段時間,除了那年原作者要求將叮噹正名為多啦A夢掀起過一陣一討論之外,試問你有多久沒有看過叮噹?上次到戲院看大長篇是多少年前?上次公眾假期無線播大長篇你有沒轉台?海港城的誕生前100年展覽到底是為了拍一張 Profile picture,還是真的喜歡?

到林保存先生離世的消息傳出,大家才驚覺即將失去一位陪伴我們的長大的老朋友︰叮噹。
換了第二把聲音的叮噹,就會正正式式成為多啦A夢。

佔領區上的小聖堂


image

走在旺角的佔領區上,人們在其中一個路障前放置了耶穌畫像和十字架等簡單的陳設,然後讓人在旁默默的禱告。路障已經不再是窒礙進擊的工具,它成了一座守前線上祈求和平的小聖堂——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小聖堂。

在一張小小的桌子上鋪上了一塊潔白的布,不肯是否祭台用的布,但卻恰如其分,這就成了彌敦道上的一個小祭台。然後,耶穌的聖像、十字架、聖水、聖經、蠟燭和鮮花都井井有條的放在祭台上。路障之上還掛上了幾張耶穌和總領天使的聖像,地上還有兩個盒子,一個是放了唸玫瑰經用的唸珠,另一個則放了聖公會的聖經。

不知道是誰搭建這個小小的聖堂,也不知道是誰把這個小聖堂取名聖方濟各/聖法蘭斯,但應該是因為廣為人知的聖方濟各/聖法蘭斯的和平禱文的原故,禱文是這樣的:

主啊!讓我做禰的工具,去締造和平;
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友愛;
在有冒犯的地方,給予寬恕;
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團結;
在有疑慮的地方,激發信心;
在有錯謬的地方,宣揚真理;
在有失望的地方,喚起希望;
在有憂傷的地方,散佈喜樂;
在有黑暗的地方,放射光明;
神聖的導師!
願我不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不求他人的諒解,只求諒解他人;
不求他人的愛護,只求愛護他人;
因為在施與中,我們有所收穫;
在寬恕時,我們得到寬恕;
在死亡時,我們生於永恆。

在這個紛亂的時刻,我們的確需要很多的支持,不僅是實質的,還有心靈的。這個簡陋但齊全的小聖堂,正好是參與佔領的人士的心靈補給站,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和禱文更提醒我們要成為基督的和平工具。

幾乎可以肯定保守的基督徒會端出政治中立的大道理,來反對在佔領區設立聖堂。不過,正如循道衛理會長袁天佑牧師所言,所謂的政治中立是謊言,又如陳日君樞機所指,若香港失去了民主自由,宗教還會有自由嗎?

天主教和循道衛理都已經為公義把聖堂的大門打開,更有人把小聖堂搬到抗爭的前線,其他的基督宗派還在等什麼?等頭上的十字架被折下嗎?

聖本篤修會的古倫神父這樣說過:基督徒是要作世上的鹽,而不是奶油!

求聖神將智慧賜給香港的基督徒,特別是神長,讓他們明白基督的公義的真諦,Amen!

早起身為75折?把鬼!


image

「下一站旺角東…」已經站近車門,一落車是預計好的扶電梯位,然後靠左的往上行走,最後八達通清脆的一啫……扣了7蚊!是正價!不是特價!絕望的看著電話的「8:16am」……

早了起身,早了出門,早了上車,為的就是港鐵惠澤社群的「早返工 75折」。要搭港鐵有得平,就要在7:15至8:15出閘。除非你本來的上班時間是偏早,否則要於這段時間出閘,你就要特意的要早起身,早出門口。

然而,打工仔都是人,都會覺得攰,都會覺得眼睏,睏得一分鐘得一分鐘,沒有人想睏少一分鐘,但為了75折,也要折腰,也要頂硬上。

本來港鐵提供的優惠是寥勝於無 ,算是稍為彌補可加可加機制的無能,不過,近年的優惠就愈來愈複雜,愈來愈難符合要求,淪為了低手公關手段。要你減價已經是沒有可能,要你提供實際和實用的優惠也不行嗎?

港鐵,你可知道阻人睏覺猶如殺人父母?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同根生」本來形容親兄弟,TVB 梗要把它套到香港人跟內地人的關係上,絕對是「買錯胸圍,戴錯 Bra 」。

一是生於資本主義,一是生於社會主義,跟本就是來自兩個世界的人,還沒有火星正式撞地球已經是萬幸。若要堅持把他們植入同一條根上,這跟「 釣魚台是中國的,蒼井空是大家」沒有兩樣。

我不是要批評《我們的天空》維穩,畢竟作為支持公義的人,該不會反對消除歧視的點子。不過,這個單元劇的內容,跟主題 「同根生」同樣的低手,沒有說服消除一點歧視的能耐,反過來有激化衝突的味道:港人看了好被屈,內地人看了好委屈,何苦?

反正一定有人幫口說「四海之內皆兄弟」,倒不如加入來自其他國家的新移民的個案,來個更全面的反思。其他國家的新移民同樣遇到歧視,甚或更大的困難,最少內地的新移民都懂中文吧!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大家姐的公屋石Q夢


「我咪劈炮唔撈囉!」一踏入大堂就聽到一把沙啞的聲音,怒沖沖的向新來的石Q 宣洩埋藏已久的冤屈。說不到幾句,她就走出了大堂,熟練地燃點起手上的煙仔,稍為緩解激動的情緒,然後繼續她未完的公屋石Q夢。

雖然她有著一般公屋師奶的經典身型,但一身黑衣打扮,加上淡定有錢剩的表情,配合不溫但偏火的語氣, 有大家姐一樣的壓場感,就叫她做大家姐吧!多年前,她放棄公屋師奶的優閒生活,為了貢獻社區打發時間,毅然加入屋村石Q的行列。

師奶要做石Q最難過的一關應該是急救課程的筆試,根據非正式統計,其師奶殺傷力遠高於當年的陶大宇。然而,要在自己條村做石Q,更難的是要過得到自己那一關,必須要勇敢面對屋村師奶的集體二次創作,用蜚語流言為你打造30集師奶劇。

不過,再難也好,她做到了!雖然穿起了雪白的石Q制服的大家姐,原條是啤軚無所頓形,但真心覺得這一身造型,跟她的大家姐人物角色定位是絕配,亦非常的英姿颯颯,正所謂唔睇得都打得,最緊要壓得住個大堂。然而,大家姐為什麼要劈炮唔撈呢?

聽說,有天她當更的乜乜樓發生了一宗意外(不好意思,非屋村師奶聯盟的我,難以取得詳情),為了當事人著想,她第一時間用石Q的枱頭電話打999。你或許覺得這是正常不過,亦正確無比的做法,但有看過早前屋村槍擊案的朋友都很清楚,這是石Q公司的天理所不容的行為。於是大家姐被上頭小到上32樓,然後再小返落大堂。

大家姐面對著無理的指控,當然不甘受辱,為了公義、為了清白、為了個朵,她毅然放棄了公屋石Q夢,做回一個平淡的公屋師奶。沒有人知道大家姐有沒有即場脫下制服,然後型爆地把制服抛到上頭身上,但大家姐自此就回復一身黑衣打扮,而她每次走過大堂望著坐在大堂呆吓呆吓的石Q的時候,眼裡總是浮現一絲絲的遺憾。

公屋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像大家姐這樣深藏不露的隱世高人比比皆是,他們每人都有一個故事,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我們雖然住公屋,但絕對唔野小。多謝大家姐對公屋的不離不棄,以及無私付出,Salute!

一人一票投勁歌,真的嗎?


image

上年民選港姐,選出一個敢言的港姐冠軍,帶來不少noise。TVB應該食過返尋味,但將勁歌金曲總選所有獎項改為民選,完全無助提升勁歌的形象,更曲線教育市民篩選的弊病。

由公眾票選取代所謂專業的TVB音統處,評定勁歌獎項其實是好事。畢竟獎項都是冠以「最受歡迎」,當然應該由大眾投票選出,而非那個頂多得十幾人的音統處作小圈子吧!

我相信勁歌的點票過程和結果都是公正,絕不會出現突然關燈,但最終卻不見得其認受有所提升,何解?全民投票投票還不夠公平嗎?答案是「篩選」。

雖然大大聲聲的說了幾年什麼真音樂,但勁歌的候選名單還是那幾間唱片公司的歌手,談不合朧的唱片公司的歌手就依舊在電視城門外。縱然,大家可以盡情投票,但僅限於在電視城內的歌手中選一個來投。

或許有人認為這種「篩選」可以確保候選名單都是有一定水準的,只要投票是一人一票就是公平,就沒有問題……「真的嗎?」……其實是「傻的嗎?」。實情是你只能在TVB精心製作的候選名單中,局選一個……

其實開放給所有歌手「參賽」,林峰仍然有機會奪獎,畢竟他的演唱會其實也很賣座,粉絲亦可能遠較Eason的熱心!同時,容祖兒雖然演唱會開極都有,但引入競爭的話,或許有女歌手可以打低她。

全民投票不僅是一人一票,還需要有多方面的公平機制配合,篩選只會將選舉淪為一個假民主的過程,一個操控賽果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