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那 Food Court 的 iPhone


那個晚上,帶著有點惺忪的眼睛,聽著鄭秀文的福音歌,一個人走過一田的 Food Court ,是準備要回家。眼角閃過一部 iPhone,就在一張沒人的桌子上,還有一個吃完了的 Food Tray,我就這樣淡淡然的走過……

過了10秒,回過神來,我調頭走向那張桌子,心想該把電話拿到收銀處,機主應該能取回電話吧。但突然有一名年青男子經過,快手的拿起 iPhone,然後非常自然地遞給身旁的老娘親,同行還有一個女仔,應該是一家三口。

雖然心存懷疑,但很難判定那個電話是否屬於他們,還是走吧!然而,當我一轉頭就看到一名年青女子在那桌子附近,慌忙地在手袋找東西,而她身旁的娘親就急忙地打電話。

愛看電視版金田一的我,立即重組案情:她在 Food Court 食飯時,把 iPhone 放在桌子上,走的時候卻遺下了。她離開了桌子不久,就發現電話不見了,於是她立即回桌子,但桌子上只有 Food Tray,她再查找自己的手袋,娘親就幫她打電話給自己。迷底終於解開,是剛才我懷疑過的男子,是他把 iPhone 拿走了!

我立即上前問她:「妳是否遺下了電話」,女緊張答:「是呀!」,我指向前方說:「那三個人把電話拿走了!」他們還在不遠處,斯斯然的繼續行街。她立即上前追截住他們,問那男子是否執到了一部 iPhone……

我也走向那邊(那是我原本要行的方向),看到那老娘從手袋把那 iPhone 拿回出來,那男子卻理直氣壯的說那電話在桌子上什麼什麼……我沒有聽清楚那男子的自辯,反正她已經取回電話,我便繼續往前走,沒有再回頭,正如禮服蒙面俠救完 Sailor Moon ,就瀟灑的離開一樣。

或許,那女子會向我道謝,至少她娘親會說「全靠他,你才能找回電話,還不快些道謝」。然而,幫人不是求回報,真正的幫到人就好了!不過,我倒是有想如果下次是我遺下電話,有人這樣幫我就好了!

唔好掉左個包


image

每每做 gym 過後,帶著疲憊的身軀走進地鐵站的時候,都好想走買個麵包獎勵自己。可惜每次走到美心門口的時候都已經為時已晚,半閘已下,職員正把賣剩的麵包放進一個膠盤。那時,我不禁在內心吶喊:「唔好掉左個包,我好想買!」

當然,我從沒有向職員說出這句心底話。不過到底他們會如何處理賣剩的麵包?早前,參與了 Bread Run 活動,幫手將美心賣剩的麵包送到志願機構,就這樣麵包就可以修正果,得到一個好歸宿。

過程很簡單,只要在店舖關門前15分鐘打電謝話查詢今天賣剩麵包的數量,然後在關門後到店舖點算和簽收麵包,5-10分鐘就攪掂!最後將麵包送到合作的志願組織,例如樂餉社 Feeding Hong Kong,就德完滿 🙂

image

你可能會問為何要點算和簽收?有多少就捐多少,不就是可以嗎?雖然只是剩餘的物資,但我們都想有一定的機制確保麵包能夠送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上,那怕只是數個麵包而已!而且,還要把較容易變壞的麵包抽起,例如有忌廉的麵包(oh sorry,我最愛的椰絲忌廉句,冇你份!)。

目前,有140間美心西餅和東海堂參與麵包捐贈計劃,受惠的機構有60間。有一些組織會直接安排人手收包,而樂餉社側會安排義工到分店收麵包,有興趣幫手的朋友可到他們的網站報名 http://feedinghk.org/zh-hant/breadrun-cn/

假設一間美心分店每日平均賣剩10個麵包,每日可以捐出1,400個麵包, 一個月就可以捐出42,000個麵包,雖然不是天文數字,就肯定可以幫一把香港的基層市民 🙂

image

溫馨提示
1/ 記得自備環保,不否就會浪費了一個膠袋。
2/ 義工必須與合組織登記,千萬不要自己突然走到美心收包,職員會核對義工的身份。

偷食藝術


image

偷懶是人之常,偷食更是必不可少。不過,有時偷食這回事,還是要多花心思,並配以熟練的手腕,否則,只會將自己笨拙暴露於人前!

有天,去了一家德國餐廳吃晚飯。那裡的裝潢很有歐洲的風味,廚房還配上了大大塊的玻璃(好像香港新派歐西餐的必須品),好讓食客能夠看到傳說中的德國咸豬手是如何烤焗的!是的,十多隻在那巨大的焗爐裡,轉動著的豬手的確能夠增加大家的點菜意欲。當然,坐在那透明廚房正面的我,order了一隻豬手。

正當我看豬手看得入神時,突然一位正在煎德國腸的肥師傅,從某處拿出了一包用錫紙包著的東西……他慢慢的把錫紙撕開,原來是一個類似Kebab的東西。他快要將Kebab放入口之際,赫然發現自己對著一大片玻璃偷食,很一部分的食客都快要目睹他的偷食過程。他立即用奧運的9秒9速度跪下來,躲在磚牆和工作枱後面,才慢慢享受這個偷食過程。

從他的眼神和表情,可以看得出他的享受,以及對食物的尊重,還有那一刻對食物的渴求……然而,他不是已經跪了下來的嗎?為什麼我仍能描繪他的神情?是老作,還是想像力豐富?

Well,玻璃下方的磚牆和工作枱的確擋住了他的身軀,但頭部除外。我看得很清楚,一個在枱面上的人頭正在吃Kebab 🙂

下次偷食請小心!

學師


從來我都認為職業無分貴賤,即使是最低下的工作也可以赢得讚賞。但得到尊重與否,首先取決於自身對工作的尊重。

有天,餐廳吃午飯時,旁邊有一對相聚的舊同學,男的已經學師修車近三年,快將畢業滿師;女的從事文職工作,滿有轉工大計。當男的說自己快要滿師的時候,女同學當然立即道賀,但男同學卻滿有委屈的說不想滿師。

每天想著跳槽的女同學,當然大感不惑。男同學說,當他學滿師時,要負的責任就會多了,別人對自己的期望也會增加。若那時候工作稍為慢一點,也會招人話柄,但現在學師的身份,做差一點,做慢一點,也有天大的原因--我是學師--這樣說來學師不是更好嗎?

學生的而且確有「做錯」的權利,但同時也有「改正」的責任。學校某程度上是一個社會的縮影,並具有一種現實所欠缺的包容,但不代表學生可以濫用這個包容,因為學校也有「警察」用大小缺點來執法。

不過,說得遠了,因為在我的心中,學師雖有學生的意味,但其實他已經是公司的員工,只是較初級而己,也務必要敬業樂業,否則一樣會遭到解顧。男同學若你保持這種工作心態,以今日的香港,很快就應該會遭到淘汰。

難怪女同學對你提不起什麼興趣,學師也要加油。

iPad伴飯


小時候出街吃飯,爸爸媽媽都會准許帶同一、兩件小玩具到餐廳,不是車仔,就是公仔。因為要小朋友坐定定,總是需要這些「工具」。現在,小朋友在餐廳玩的不再是車仔或公仔,而是iPad的Angry Bird。iPad 不僅可以定著小朋友,更可以迷著他們,使他們呆呆的坐著。

有天,在一家越南餐廳吃飯,旁邊坐在一家三口。爸爸媽媽說的都是英文,男孩大概是個幼稚園生。他們一坐下來,爸爸就拿出一部iPad給兒子把玩。小朋友十分熟練地翻開保護套,把iPad穩穩站好,然後自得其樂地玩著Angry Bird。雖然小朋友對iPad的熟練度令人有點心寒,但在點菜的時候,利用這個「工具」來穩住小朋友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可是,當餸菜逐一端上後,小朋友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就連爸媽也沒有要制止小朋友繼續玩iPad的打算。畢竟小朋友沒有自制能力,很難要求孩子會自動自覺的停下來吃飯,但身為父母的不僅沒有阻,還做了擔上幫兇的角色,由孩子的雙手和雙眼都留在iPad上,一羹一羹把飯餸餵給他。

孩子還有停下來吃飯的必要嗎?

雖然同是要孩子定下的工具,但車仔和公仔只能短時間佔有孩子,iPad卻把孩子完完全全的搶走。

打翻凍檸茶


有天,在一間cafe享用下午茶時,旁邊一位男士錯手打翻了一杯凍檸茶。幸運之神站到他的一方,免卻了遭太太和諧的厄運。

他和一位女士一同來到cafe,他們應該是夫妻。坐下來後,太太立即顯示出如美國般的自由民主精神,問老公想吃些什麼,請他叫餐。老公小心翼翼地說出想吃的,當然遭到太太的不信任動議--不需要和議的動議,並隨即叫餐。

安排好食物,太太便安心到洗手間去。侍應很快便端上了兩杯凍檸茶,無所事事的老公拿起匙羹起勢的戳。沒有老婆在身邊的男人,做什麼事情都好像特別起勁!當他戳得興奮時,突然呯嘭一聲,打翻了,他把一整杯檸檬茶完完全全地打翻了。

樂極總是生悲的。老公的心情有如面對「2012」未世洪水一樣,他呆了,不知如何是好,臉色沉了幾沉。稍為定過神後,他立即將自己的餐紙放到太太的位置,以免檸檬茶流到太太放在椅子的大褸上,然後尷尬地用執起桌面上的冰塊,然後放回杯中。

一位男侍應很快便發現他打翻了飲料,立即上前幫忙。侍應並沒有第一時抺桌子,即使檸檬茶可能流到桌子下,需要多一重功夫抺地,他還是先拿了很多餐紙給他,細心和溫柔地說︰「有沒有弄污衣服?」,然後才抺桌子,還跟他說︰「我拿一杯新的給你。」老公就像就突然感受到人間溫暖!

等等!什麼故事好像少了一個角色?是的,當一切回復正常後,太太才施施然從洗手間回來。當然,老公就如一個說謊的小孩一樣,裝作沒事,但卻又非常不自然。當然,他沒有讚揚如此細心的男侍應。

若太太沒有去洗手間,或早一丁點回來,相信上面的故事一定多出不少XYZ。

大腳板


某日,在太子見到一個小男孩在吃大腳板雪條。這樣的一個小孩在人頭湧湧的鬧市,一點兒也不顯眼。但他媽媽的怒罵聲,卻吸引了我的目光,讓我看足他們一整條街。

這個小男孩大概是五、六歲左右,他拿著一支比他的腳板還要大的大腳板雪條,邊走邊吃。雖然那天的天氣有點冷,雪條可以在戶外捱久一點,但雪條還是在小男孩手上慢慢溶掉。

他的媽媽開始罵這個小男孩,他媽說︰「為什麼要在街上吃雪條?真麻煩!」我在想,這個問題你應該先問一下自己,難道這個小男孩有話事權去買一條在街上吃嗎?頂多就是小男孩扭計要吃雪條,但既然你認為在街上吃雪條是不好,那不是應該教孩子回家才吃嗎?

走過一個街口後,我再次憑那媽媽旳叫罵聲,locate到這個小男孩,真是比GPS還要準確!他媽說︰「為什麼要在街上吃雪條?真的想車你兩巴!」

再過一個街口,那媽媽跟小男孩突然在我前面的垃圾筒出現。很明顯,媽媽已將大腳板棄屍垃圾筒,她的手還沾上了一些雪糕。她已經進入發瘋狀態,他媽說︰「你看!弄到我的手也是雪糕,你真的麻X煩……(下刪一千字)」

其實小朋友做的事情也都是由大人安排。小朋友做得不合你心的時候,到底是小朋友做得不好,還是大人的安排失當?

縱然遭到怒罵,但這個小男孩還沒有掉下一滴眼淚。叻仔!

麥記大叔


有天,要出席一個在七時發生的聚會,所以早一點到旺角一家麥當勞吃個早「晚飯」。坐下來片刻,就有一個大叔坐到旁邊的桌子,他帶著一個大概是小三、四的妹妹。妹妹歡天喜地的走出去點餐,卻估不到數分鐘過後,將會被大叔鬧得血肉糢糊。

妹妹出去前,大叔已經多番吩咐,翻來覆去。大叔︰「如果巨無霸是二十元,我就要巨無霸餐……(重複)……若不是二十元,就叫一個包和薯條……(重複)……汽水不要冰……(重複)……」如是者大叔重複了多次後,就給了她一百元,穿著tight pant的妹妹終於可以出去點餐。其實他們的桌子就在點餐的旁邊,大叔當然叫出去繼續重複提醒妹妹。

妹妹在等取餐時,將找回的六十元拿回給大叔。但不夠三十秒,妹妹就回頭說錢不夠,從大叔手中取走一張二十元。妹妹再回來的時候,已經捧著兩個麥當勞回來,一個是巨無霸,一個是魚柳包。大叔當然第一時質問妹妹為何不夠錢,看見盤上的魚柳包時,立即破大罵︰「我要你買二十元的,你就去買那些貴包,真是巴閉……」

大叔鬧的範圍廣如太平洋,闊如大西洋。好高鶩遠、不知世間財、捱不了苦、貪心、不聽話、讀書不好、沒有前途……(下刪一千字)……其實魚柳包餐只是二十五元,差價只是五元,用不著鬧得這麼撤底吧!

大叔鬧得口乾,喝一口汽後就來Part 2︰「為什麼是可樂?為什麼不是雪碧?我說過很多篇,飲可樂會嚴重糖尿死!你是否想早點死……(重複)……」大叔,你剛才好像沒有說過要雪碧,還有誰說飲可樂會患糖尿病?其實糖尿病是胰島素失調/失效所引起的臨床綜合症,主要是由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引起,與食用和飲用含糖的東西是沒有關係的。

妹妹明顯地遭到嚴重的打撃,只是一直低著頭一邊哭泣、一邊喝汽水。大叔見到妹妹沒有吃那個「很貴」的魚柳包,就觸發起Part 3的連珠爆發,還說若不吃包就打你,以後都不帶你來。幸好,妹妹應該肚餓了,拿起魚柳包來吃,否則難以想像。

但我肯定若大叔真的出手,就算我不站出來,其他們的食客也必挺身而出。有時教小朋友難免要鬧一下,但絕對不應該把他們鬧得自尊頓失。

美心家庭


有天,在某火車站美心MX吃飯時,隔離桌有一位媽媽正在教兒子做功課。我心想現在的小朋友真可憐,出街吃飯也要溫書做功課。當我望遠一點,發現再隔一張桌有一位爸爸和兒子悶悶的閒坐著,沒有什麼好幹的樣子。什料到再隔一會,這位媽媽叫隔離桌的爸爸做「爸爸」,原來他們是一家人!

爸爸穿著恤衫西褲,媽媽則是簡單的套裝,應該是白領一族,兩個小朋友仍然穿著校服。他們應該已經在餐廳坐了好一陣子,他們的桌上除了功課、書本和報紙外,就只剩下兩杯半空奶茶和兩支超級市場清貨的3蚊果汁。雖然他們四個人佔用了兩張桌子,共八個座位,但餐廳職員並沒有出聲,還好像司空見慣般沒有理會他們(或許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

做功課的是哥哥,他看來做得很吃力和痛苦,媽媽亦教得很辛苦和疲憊,爸爸則坐在一旁看報紙和用iPad上網。弟弟基本上是在爸爸的管轄範圍內坐著,但多次按奈不住要在餐廳內走一走,當然換來媽媽的警告(是給爸爸的警告,要他看管好弟弟,不要讓他走來走去!)。

我不知道他們為何要在美心打躉,但是快餐店絕對不是孩子成長的好地方,在這裡溫書和做功課更是事倍功半。但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爸爸媽媽一定有他們的苦衷。我亦想信他們已經盡力找個比較「不差」的地方,但我肯定這不是一個讓孩子逗留的理想地方。

傳統的我仍然深信孩子放學後應該要回家。

我坐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八時多。離開的時,看見他們準備離開,已經是九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