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機人?


每次一個人坐飛機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莫名而來的緊張。一步一步的走進機倉,左看看,右看看……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坐在我的旁邊?短途機還好,頂多也是三、四個小時;然而,長途機一坐就是十多小時,雖不至於要過人世,但有好的同機人仍然是重要的。

這個同機人,要是一個你可以接受的人,這是一種福份;要是一個可以交換Contact的人,這是一種緣份;要是一個可以付託終生的有錢人,這一定沒你份(難道你以為自己是《嫁個有錢人》續集的主角嗎?)。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一個沒有異味的人。

記得,第一次坐長途機去倫敦的時候,身旁坐了個瑞典人。他自己一個在香港待了好幾天,沒有人跟他說英文……我能夠說得出他的Background,就是說他是一個可以接受的同機人。行程中,我們一直也有聊天,對於第一次出遠門的我而言,是個很好的開始吧!

當然,不是每一次也會這麼好彩,遇過的還有骯髒的同胞大叔、串咀的二等公民香港人、胖得迫人的歐西大嬸……

我們自己也要做個好的同機人,讓我們遇到好人的機會稍微增加 😛

台北行


這已經是第二次來到台北,但感覺卻差天共地。第一次到台北是零四年,已經忘記了為何當時選擇了跟團,而非自由行。或許這是第一次出國外遊,跟本沒有想過跟團和自由行的分別。自台北團後,我已經沒有再跟團旅行,畢竟日趕夜趕的鴨仔團安排,絕對不是我杯茶。我喜愛自由行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想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喜歡感受當地文化,而不是到沒有當地人的旅遊景點拍拍照。

台北其實不是一個很吸引的旅遊點。台北的景點大都是前朝(中華民國)遺下的產物--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故官博物館等。坦白說,這些景點的政治味道過於濃厚,但卻欠缺那分藝術的味道,更絕不是user friendly的拍照點。玩樂方面,台北就更加慘烈,除了一個土法煉成的主題公園(近期請了叮噹來坐鎮~)和停駛了的貓空纜車外,就別無他選。

雖然台北有好幾家日系百貨公司,但不會讓人有很強的購物意欲,畢竟這些百貨公司賣的是國際名牌,若果價錢不是特別的平,又沒有限量版或新款過人的話,真是「搵鬼買」。酒店房價雖然不貴,但總覺得台北酒店的質素,遠比其他國家的同星級酒店要低,最少低一粒星。

台北捷運是一個十分好的鐵路系統,指示十分清楚,車費又平。加上馬英九從香港取經的優悠卡,對於用開八達通的香港人而言,簡直有家的感覺。但不明白為何台北101和台北小巨蛋,這一類地標建築物都沒有捷運站在旁,雖然還是可以從附近的捷運站走過去,但感覺就是不爽。

飲飲食食是台灣最精采的部分,應該也是香港人去台灣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拍結婚照。)。珍珠奶茶當然是必飲,多得台灣大夫的指點到天仁茗茶,果然是台灣最好的珍珠奶茶。台灣的珍珠奶茶有點像日本的拉麵,雖然有特別好的名店,但基本上每一家也很好。其實台北夜市的小食十年如一日,新意欠奉,但大過你張臉的雞扒,依然為津津樂道,是夜市必食首選。

台灣的地道菜式固然吸引,可惜不是我杯茶,反而我對台灣的日本菜更有興趣。有些人可能覺得很古怪,為什麼要到台灣吃日本菜?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台灣被日本統治近五十年。日本人不單在台灣殖民,還有文化的培育。台灣的日本餐廳雖然算不上佳,但絕對比香港的來得正宗,食材又新鮮。更重要的是秉承日本傳統的餐廳服務態度,香港的餐廳可謂望塵莫及!

今次的台北行,特別到周杰倫開設的 「Mr. J 義法餐廳」。一般以明星掛帥的餐廳,往往都是賣名氣多於賣食物,但「Mr. J 」的食物絕對有質素、有驚喜,而且價錢出奇地平。餐廳位於一堆平房中間,二樓有落地玻璃窗。但窗外看到的是對面平房,掛在陽台的胸圍底褲,與室內的油畫和陳設當然格格不入,但卻不失為一種的特色。

說到底,旅行最重要的是放下工作和壓力,享受一個屬於自己的假期。玩什麼、看什麼、吃什麼還是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