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 Mi ︰Touch Mi 世界巡迴演唱會


10863778_10152969632924459_8675539327262019735_o

睽違五年,鄭秀文第八次在紅館舉行個唱,她並沒有帶來過往同樣精采的演出,而是一個不一樣的 Mi --不一樣的演唱、舞蹈、選曲、編排、舞台設計-- Touch Mi 帶來了另一個更高層次的精采演唱。或許這就是我鍾愛 Mi 的原因,她總會給你新鮮而又高質素的演出。

福音

10680107_10152969684514459_4601114657559676641_o

香港的基督徒歌手又豈 Mi 一個,不過能夠在演唱會有一整個福音環節,應該只有她一人能夠做得到!無縫地以信仰作核心,把五首截然不同的歌曲接合成一個完整的表演和概念。打頭陣的《愛是》和《戰勝自己》並不是福音歌,但在地的道出了只有相信希望才能戰勝世間的迷惑。然而,這個希望到底是來自誰?單憑歌名《Halleujah》就已經得答案了。Trust Fall 後,舞台中突然升出一個教堂鐘樓,把 Mi 帶到山頂位的高度演唱《上帝早已預備》,死而復生的概念具形的表達出來。最後以強勁搶耳的《朝聖》作結,到位說明臣服於主,相信衪的帶領的重要。

熱舞

10838194_10152969641719459_6144506251751714927_o

Mi 是真正屬於舞台的歌手,她的勁歌熱舞總是叫人瘋狂!今次的快歌部分,她大膽放棄了那比較容易叫觀眾站起來的搖頭和狂野,換來是花樣多變和難度較高的動作,以及更多的舞台效果,看得觀眾都目定口呆,這可能是其中一個不多觀眾站起來的原因。然而,必須清楚指出不站起來,不等如不投入!更何況 Mi 作為一個出道廿幾年的歌手,觀眾來自不同的年齡層,有別於年青歌手以 Die Hard Fans 為主,就算是 DHF ,很多年紀都不少(包括我自己),可要知道企足成晚是好很攰的!

「別過界別見怪、伴侶有十誡」還以為 Mi 以後都不會再唱《十誡》,她更與極度少布的肌肉猛男大跳火熱辣身舞,再加上《非男非女》和《男仕今天你很好》,還有 Pole Dance,不得了!這種性感的演出,難得讓人感到健康,Mi 的骨感身形應記一功 :p 這個部分正好說明基督徒,不一定是離地耶撚。

歌曲

10872828_10152969671889459_5338725807884389705_o

Mi 近年推出的新歌話多唔多,話少唔少,除非是大熱新歌,否則唱新歌其實會有出現悶場的危機,但唱得太少,又會淪為老牌歌手的懷舊金曲之夜。今次竟然選演了10首新歌,差不多是三分之一,的確是出乎意料之多,近年專輯的銷量應該是可以大膽唱新歌的原因吧。新歌中的亮點肯定是《一追再追》,聽罷這個與《追》混合版本後,就明白為何這是《追》的延續篇。

選唱許志安的歌倒是預計是內,但沒有想過是《一步一生》,《唯獨你是不可取替》當然有唱,但這算是 Mi 自己的歌吧!驚喜的莫過於是最後一場唱了林奕匡的《高山低谷》,Mi 近年的演唱會都會唱一首半首新進歌手的歌,算是對樂壇新人旳小支持吧!

演唱會總有一首半首滄海遺珠,不過今次選唱了被爛戲《行運一條龍》拖垮的好歌《為何又是這樣錯》,以及廣播劇《巴治奧》主題曲《輸得漂亮》,真是估你唔到!前者是否暗示接拍那部戲是一個錯誤就不得而知,不過後者肯定是 Mi 對電影奬項的感受吧!另一首遺珠是事先將揚必唱的《時間之光》,本來是一首不為人知的歌曲,C AllStar 的安仔讓它得一次重生,但仍是遺珠。然後 Mi 和安仔合唱再給它第二次重生,聽過的都覺得它不應該再是遺珠!

製作

1399106_10152972467669459_5261134011525702558_o

今次演唱會的合作單位很多︰Master Mic、C AllStar、24 Herbs和 MC仁,Mi 應該是香港其中一個與 Rapper 合作最無間的歌手,一晚就唱了三首 Rap 歌。還有每晚陪她行紅地毯的嘉賓,陣容其實很不錯,不過很多人就嫌棄自己那晚的不是劉德華,但其實會嫌棄嘉賓的人,到底是買飛看 Mi ,還是嘉賓?

樂隊除了有合作無間的人山人海,還有成隊管弦樂團,兩種不同風格的音樂走在一起,不論是快歌,還是慢歌都帶來很不一樣的效果。舞蹈員和上台和唱《上帝早已預備》就已經有差不多三十多人,更不要提《十誡》部分對男舞蹈員身材的嚴格要求。

舞台是少見全木製作,設計較一般複雜得多,瞬間就升出了一座教堂鐘樓,不過第一晚就遇上了小意外少部分木方損毀了。燈光設計得很美,特別是為教堂鐘樓而設的那圓排燈光,把整個部分的質感都提升了不少!不過,有一些慢歌時紅綠 Laser 的效果就有點 over 了。Touch Mi 絕對是一個製作成本頗高的演唱會。

What’s next?

鄭秀文對演出的執著和要求,或許是她今天仍然站在舞台,以及台下觀眾仍然撲飛撲到面色枯黃的原因。Mi 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再做這種演唱會,並已經有下一次現場表演的新想法,這真教人期待!

10862436_10152969359499459_3436929526477084073_o

廣告

那些年,我們的四大天王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起首就是張學友當年大賣多少萬的《吻別》,然後是文具店的四大天王的偶像卡。

沒錯,那些年的確是香港歌手的天下,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這四大天王不僅雄霸香港樂壇多年,還紅遍東南亞和華人社會。加上王菲、鄭秀文和林憶年,絕對是香港歌手的其中一個,亦是最後一個盛世。

生仔、淡出、退出、轉型。

香港歌手在東南亞,特別是台灣的形勢急轉直下。一度還能夠登上台灣年終銷量總計的香港歌手,只剩下張學友、鄭秀文和梁詠琪(估不到是她?她在台灣很賣得!)

從那天國語/普通話成為中國大一統的工具後,廣東歌好像就注定要被邊緣化,和兩極只會愈來愈少的冰川有著同一命運。

縱然香港歌手也可以字正腔圓的唱國語歌,但當你聽過到現在還是紅爆台灣的周杰倫,就知道咬字其實是次要。目前,雄霸香港樂壇頒奬禮而沾沾自喜的那些「首席」歌手,在台灣和東南亞的市場細得可憐,無人問津的更大有人在。

鄭秀文久休後的首張國語福音碟《信者得愛》,竟然是台灣玫瑰大眾銷售榜自二零零五年以來,首位取得冠軍的香港的女歌手。

五年多,只得一個。香港新生代歌手真的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