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的10個迷思


image

天主教,人人都聽過,人人都認識(自以為)。然而,他們所謂認識的天主教,不外乎是來自於 Joe Junior 或者何國榮在電視劇所扮演的神父 Father 。然而,天主教又豈只是穿著神父袍、操半鹹半淡廣東話的老外呢?誤會始於不認識,非信徒往往因而對天主教產各式各樣的迷思,其中有10個最為普遍的迷思,作為教友的應該解到口臭,仍要努力澄清的誤解!

本文嘗試以一個簡單和較貼地的方法淺談迷思,而非深入討論每一個迷思。然而,宗教始終是個人信仰問題,總有一定的離地,只是飛得有多高而己。


image

崇拜聖母和聖人?

天主教對聖母和聖人的敬禮,往往令人誤會是崇拜偶像的行為,甚至有人因而認為天主教是多神論。然而,天主教跟其他基督宗派一樣,只崇拜天主聖三,即聖父、聖子和聖神。對聖母和聖人的則只是敬禮,目的是尊敬和學習他們的聖德。我們只會向天主聖三祈禱,但也會請聖母和聖人為我們向天主代禱。


image

天主教徒並不是基督徒?

另一篇文章《天主教徒?基督徒?http://wp.me/pXkgj-lY 》已經說過,天主教徒可以說是最早期的教會,後來經歷了多次的分裂才有不同的基督宗派,如東正教、聖公會、新教等等。一般人對教會歷史的認識不足,才有這樣的誤解。


image

以傳統取代聖經?

天主教的「聖傳」是指一些從宗徒傳下來,沒有在「聖經」記載的傳統。天主教認為兩者也是耶穌留給世人的教導,兩者都同樣重要。你或會質疑「聖傳」的真確,不過同樣的質疑其實也能放到聖經上,畢竟兩者都是經宗徒或宗徒的門徒傳下來的,而非耶穌的「一手」資料。我們在彌撒中最少會讀三篇聖經章節,亦有各種的聖經研習班,所以絕對沒有看輕聖經。


image

相信人可以因善工而得救?

天主教並不認為單靠善工就可以得到救贖,因為人必須通過基督的聖死才可能得到救贖。「永罰」藉著修和聖事可以得到天主的赦免,但因罪惡而引來的「暫罰」,則必須以「善工」來補贖。「善工」是宗教的,不能直接解讀為善事,這可以是妥當告解、善領聖體或為教宗意向祈禱等。


image

在聖經加入額外的經卷?

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的舊約聖經的經卷數目並不一致,主要分別是天主教和東正教均有將「第二正典/次經」納入舊約當中。「第二正典」並不是「偽經」,只是地位上較「正典」稍低而己,並一直有在教會中使用,只是到了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按照自己神學觀點訂定「正典」和剔除一些經卷。


image

神父不能結婚?

神父在一些情況下可以是已婚的,例如一個已婚的男人希望當神父,是可以進入修院讀書和修道成為神父,而不需要離婚的,但教會不太鼓勵,特別是已有小孩的男人。另外,新教的牧師希望皈依天主教成為神父,也可以繼續他本來的家庭生活,但這情況是比較特殊。


image

每次彌撒都要耶穌死多次?

耶穌二千多年前在十架上的聖死是永遠和唯一的救贖,也是超越時空的,所以即使在衪被釘之前的人也可以得到救贖。現今彌撒的「重現/紀念」並不是再一次將耶穌處死,而是一種超越時空的方式,經歷二千多年前十架上這唯一的祭獻。


image

只有天主教徒才可以上天堂?

天主教相信這是唯一的信仰,也是一般人得救的途徑。但他們也相信天主可以藉其他方法讓人得救,特別是那些從來沒有機會或能力認識這個信仰的人,當然所有的救贖仍是因為基督的聖死而來。因此,我們相信新教徒同樣可以得救。


image

神父都有戀童癖?

戀童癖案件的確是教會近年的一大醜聞,犯事的人必須要在基督面對承擔自己的罪錯。不過,我們斷不能將一個團體中,一小部分人所犯的錯失,與整個團體劃上等號,更不能夠因而推論所有人也犯上或也會犯上同樣的錯。


image

天主教忽視女性?

天主教規定,只有男性才可以出任主教、司鐸和執事三個聖職,但這並不等如天主教忽視女性。單從聖母瑪利亞在教會的崇高地位,就可以知道女性同樣受到尊重,而歷代聖人中亦不乏聖德滿溢的女性。修女也是得教會上下的尊重,包括廣為人知的真福德蘭修女。

天主教徒?基督徒?


image

在一個飯局上認識了一位年輕的基督徒,他每個周末也會到九龍一間細小的本地教會參與崇拜。作為教徒的我,遇到教友當然份外親切,立即表明身分「我也是基督徒呀!」,他立即高興和親切地說著「你是那一間教會?你有上讀經班嗎?你們的牧師是哪位?」然而,我頸上的「復活基督」十字架被他銳利的目光捕獲了,他的態度急轉了彎「你是天主教徒?那跟我們基督教是不一樣的,你不是基督徒。」我淡淡然跟他說「是的,我是天主教會,但我們也是基督徒。」

一般香港人或華人所稱的「基督教」,其實指的是「新教 Protestant」,只是基督信仰的一個派別或宗派,並不是「基督教 Christianity」的全部,這是一個華人社會獨有的混淆和謬誤。「基督教 Christianity」簡單來說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一個信仰,而「基督徒 Christian」就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信徒。最早的基督教會只有一個,被稱作 Catholic Church,是來自希臘文 καθόλου ,有普世和大公的意思,所以 Catholic Church 又譯作「公教會」。其後,東西方教會分裂,西方的沿用 Catholic Church,而東方則自稱為 「正教 Orthodox Church」或後稱「東正教 Eastern Orthodox Church」。

後來發生的宗教改革,令西方的 Catholic Church 再次分姴出「新教 Protestant」,亦即是香港人所指的「基督教」,由於他們源於改革和抗爭,所以稱為 Protestant。現時,Protestant 是泛指所有 Catholic Church 和 Orthodox Church 以外的基督宗派。至於「天主教」的譯名,則是明末傳教士來華時所擬定的,但譯名為不少神職人員或神學家所垢病,不僅產生了「天主教不是基督教」的誤會,亦可能讓人以為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分別是在於「一個只信天主,而另一個只信基督」,這或許是其中一個最差的譯名。

「公教」是比較正確的譯名,亦有部分教區機構以「公教」命名,但若要全面正名為「公教」或全面僅使用「基督徒」,而棄用「天主教徒」應該不太可行,但最大的阻礙不在內,而在外。其實,每次入門聖事過後,教徒都會在聖堂高歌「我是基督徒」歡迎新領洗的教友,我們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是「基督徒」,只是以「天主教徒」自稱有時較容易為新教朋友或非基督徒朋友所理解。然而,更大的挑戰是要教導新教的朋友正確的基督信仰史和各宗派間的關系,即使需花上大量的人力物力,也可能換來不得要領的回應,尤其是缺乏合一概念的細小教會。

無論從歷史,抑或教義而言,「基督徒」都不應被任何一個宗派或教會所獨佔,是作為基督信徒的一個共同名分。更何況,從合一的角度出發,「大家都是基督徒」是最基本和必要的合一條件。至於部分新教徒對其他宗派的不和諧,甚或是敵意,則有待天主的帶領和安排。

我稍為花了一點時間向這位新朋友,解釋我對「基督徒」一詞的理解,他的態度看來有了一丁點的軟化,他離開前留下了一句︰「我不認同你的說法,因為聖經從沒有提過你的論點,但我會到教會向牧師查證一下。謝謝你今晚的講解。」說了一整也未能說服他,會否感到失望?不會啦,聖經也沒有提過 iPhone 和 Facebook ,那基督徒就不可以用來福傳嗎?要是真的這麼容易就能說清事情,我就不用寫這篇文章,特別是對著「唯獨聖經」的新教朋友,能夠使他促進他對這個問題的思考,已經算是超額完成。

不過以上對話內容,如有雷同,實屬問題太普遍。

 

佔領區上的小聖堂


image

走在旺角的佔領區上,人們在其中一個路障前放置了耶穌畫像和十字架等簡單的陳設,然後讓人在旁默默的禱告。路障已經不再是窒礙進擊的工具,它成了一座守前線上祈求和平的小聖堂——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小聖堂。

在一張小小的桌子上鋪上了一塊潔白的布,不肯是否祭台用的布,但卻恰如其分,這就成了彌敦道上的一個小祭台。然後,耶穌的聖像、十字架、聖水、聖經、蠟燭和鮮花都井井有條的放在祭台上。路障之上還掛上了幾張耶穌和總領天使的聖像,地上還有兩個盒子,一個是放了唸玫瑰經用的唸珠,另一個則放了聖公會的聖經。

不知道是誰搭建這個小小的聖堂,也不知道是誰把這個小聖堂取名聖方濟各/聖法蘭斯,但應該是因為廣為人知的聖方濟各/聖法蘭斯的和平禱文的原故,禱文是這樣的:

主啊!讓我做禰的工具,去締造和平;
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友愛;
在有冒犯的地方,給予寬恕;
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團結;
在有疑慮的地方,激發信心;
在有錯謬的地方,宣揚真理;
在有失望的地方,喚起希望;
在有憂傷的地方,散佈喜樂;
在有黑暗的地方,放射光明;
神聖的導師!
願我不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不求他人的諒解,只求諒解他人;
不求他人的愛護,只求愛護他人;
因為在施與中,我們有所收穫;
在寬恕時,我們得到寬恕;
在死亡時,我們生於永恆。

在這個紛亂的時刻,我們的確需要很多的支持,不僅是實質的,還有心靈的。這個簡陋但齊全的小聖堂,正好是參與佔領的人士的心靈補給站,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和禱文更提醒我們要成為基督的和平工具。

幾乎可以肯定保守的基督徒會端出政治中立的大道理,來反對在佔領區設立聖堂。不過,正如循道衛理會長袁天佑牧師所言,所謂的政治中立是謊言,又如陳日君樞機所指,若香港失去了民主自由,宗教還會有自由嗎?

天主教和循道衛理都已經為公義把聖堂的大門打開,更有人把小聖堂搬到抗爭的前線,其他的基督宗派還在等什麼?等頭上的十字架被折下嗎?

聖本篤修會的古倫神父這樣說過:基督徒是要作世上的鹽,而不是奶油!

求聖神將智慧賜給香港的基督徒,特別是神長,讓他們明白基督的公義的真諦,Amen!

由信而愛:鄭秀文 LOVE is LOVE 專輯


image

Walkman 中的《Faith 信》專輯不經不覺已經聽了四年,陪我走過了不少人生的起跌。2013年結束前,鄭秀文終於推出全新專輯《LOVE is LOVE 》,當然是萬眾期待。四年前,Sammi 因信仰而得到重生;4年後,Sammi 要告訴大家她在信仰中所找到的愛。

當 Sammi 說要推出新專輯時,大家的第一個反應是「等了很久」,第二個反應卻是「是福音碟嗎?」 雖然她是個基督徒,但沒有必要凡事也是福音前,福音後吧!Sammi 在訪問已說過這不是一張福音大碟,而是以「愛」為主題,但她沒有拒絕填詞人加入的基督教元素。

然而,對於基督宗教而言,愛和信仰就是難以分割的事情,信仰就是生活,而生活就是愛。你不難在這張每一首歌都是以愛為題的專輯中,找到基督信仰的痕跡。或許,現在的 Sammi 本身就散發出一種信仰的味道,只是稍微牽動了宗教,特別是正能量滿溢的歌,就會讓人聯想起她的信仰吧。

當然,專輯的第一主打《荒漠甘泉》就用上了基督新教的一本經典的名字,難怪容易使人誤會這是一張福音唱片,但其實歌曲本身並沒有很強烈的宗教味道,當中的「上天」可以是任何宗教的神。反而,快歌《朝聖》、《與神對話》和《起哄》的宗教意識跟歌曲的節奏一樣強烈得多,若加上四年前的《信者得愛》就成了一種十分獨特的鄭秀文式福音快歌,總是給一種信仰能量爆炸的感覺。

《天生一半》找來 MastaMic 當 rapper,效果不及MC 仁或MC Jin 搶耳,其實上次他在 Wyman 演唱會與 Sammi 合作已經劣評如潮,不過 Sammi 就是喜歡幫助新生代歌手。《一追再追》是為幫助抑鬱症病人組織「家連家」唱的,林夕加上 Sammi 絕對是唱出抑鬱症辛酸的 perfect mix 。

數一數,這張專輯11首歌中有5首是快歌,絕對是久違了,Sammi 對上一張有近半快歌的專輯,已經是2001年的《Pink》!她的快歌總叫人蠢蠢欲動,有一種坐不下來,要跟著一起舞動的感覺。另外,專輯還收錄了《高海拔之戀II》和《盲探》的主題曲,兩首歌都是愛為命題,所以不好意思《大搜查之女》的落選了。

若要在《LOVE is LOVE》選一首最喜歡的歌,那一定是《起哄》:「……捉緊信念捱下去……」一首讓我聽了想哭的快歌。

P.S. Sammi 將專輯的個人版稅捐給「無國界醫生」、「奧比斯」、「宣明會」和「家連家」。

我好嗎,為何沒法說出來?鄭秀文《一追再追》


「你好嗎?」該是最常聽到的問候說話,除了標準答案「我很好」以外,我們到底有幾次會把真正的答案「我不好」勇敢地說出來?若要有說出「我不好」的勇氣和能耐,或許我們先要坦白的問問自己「我好嗎?」學習面對自己的內心,的確是一門高深的學問。鄭秀文以《一追再追》唱出抑鬱症病人的內心世界,呼籲你我一同正視抑鬱症,不要把精神置之不理。

《一追再追》是林夕和Dick Lee 為延續張國榮《追》的一個特別計劃,他們希望透過哥哥的故事和歌曲讓更多人關注抑鬱症。歌曲由曾經患上抑鬱症的林夕填詞,並由同樣曾經患上抑鬱症的Sammi主唱,很能夠以第一身的身分把箇中的痛苦和無助表達出來。可能你會覺得歌曲本身跟《追》沒有很相近的感覺,但重要嗎?更重要的不是製作《一追再追》背後的最大目的嗎?

Sammi 曾經說過出版《值得》一書的最大原因是要告訴在生命中遇上困難的人,或是無力再前行的人︰即使她曾跌到黑暗的谷底中,但都能夠再次站起,大家都同樣可以。《值得》的確是一本很值得大家花時間去看的書,若你同是基督徒,將會有更大的共鳴和得著。同樣地,《一追再追》很值得大家去細味的一首歌。

一追再追

主唱:鄭秀文
作曲:Dick Lee
填詞:林夕
編曲:劉志遠

我好嗎 為何没法說出來
連累你承受不來 便等待我懂得放開
你的愛 為何就似在迫害
害我要面對將來 看天明 已經太難耐
想你為我 不要為我 別傻
想你問我 不要問我 想追什麼
無力再追 偏逼我追
何以未一起笑著睡
難過地欣賞你入睡
何以極應該快樂 卻又突然流淚
惟怕就此死於心碎
無法被解釋的心碎
明明被愛 為何没法捱得過去
我很痛 同情令我更加痛
然後你要我保重 你怎麼會懂
我不信 前面又有什麼用
若勉強著你寬容 我只能覺得我無用
請放下我 不要問我 為何
追究下去 追悔下去 得到什麼
無謂再追 怎敢再追
何以未一起笑著睡
難過地欣賞你入睡
何以極應該快樂 卻又突然流淚
惟怕就此死於心碎
無法被解釋的心碎
無助地看著誰 助我逃出去
仍謝謝你在乎 願我捱得過去

零碎的教條


image

基督徒就像活在教條的迷陣當中,形形式式的教條像枷鎖一般把我們牢牢的困起來……然而,到底我們是信仰基督,還是信仰那些教條?教宗方濟各告訴我們應該將重點放在基督的救贖,而不是執著於零碎的教條。

縱然基督宗教的教條遭到現代化的衝擊,但很多牧者仍堅持要聲嘶力竭的悍衛教條,以搶佔他們所認為的道德高地。但這種意識形態卻將人們拒諸教會的門外,甚至將信徒迫離教會,這樣還是基督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嗎?

教宗方濟各卻與他們折然不同,或許他當選的第一天決定取名方濟各,就注定他是一位變革者。他認為教會不應執著於同性戀、避孕、墜胎等零碎的問題上,反之應該將重點放回基督信仰的核心——基督的救贖。基督信仰之所以與猶太教不同,在於基督降生成人,為救贖世人的罪,並推倒以往所謂的規條,給我們一條最大的誡命——愛。然而,我們現在所執著的教條,很多都忽略了愛,甚至是背道而馳。

墜胎的媽媽就是壞人嗎?有同性伴侶的人就不能敬拜上帝嗎?女人就注定不能當上聖職嗎?避孕就是萬惡行為?安樂死就是離經叛道嗎?

其實,只要稍微深入一點看,不難發現很多的所謂教條,與過往人倫文化有著密不可割的關係。然而,人倫文化緊緊的跟隨著時代而改變和進化,但教條卻被冰封於聖經成書的那一刻。更甚的是歷史告訴了我們人性的醜惡,教條中涉及的是權力的鬥爭,以及既得利益者如何保障自己。

教會越是拒絕變革,就是把越多的人推離教會。當然,教會不是沒有進步過,就如部分新教教會接受女性進鐸,有同性伴侶的人也可以當上牧師。然而,這僅是少數開明的例子,大部分仍堅拒改變。教宗方濟各坦言改變不是一天就能成事,更何況要天主教會中的當權牧者接受變革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零碎散落的新教教會?

教宗方濟各早前說過不一定是教徒才能上天堂,被認為是驚為天人的言論。不過,上慕道班時,老師不就是說過天主愛所有人,最終都會寬恕所有人的罪嗎?更何況那有人能完全遵守那些細碎的教條?更重要的是如何以基督的愛行善。

有一名同性戀的天主教徒收到教宗的電話,對他說:「你是同性戀,但沒有所謂。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天主的孩子,我們要繼續行善。」至於你信不信教宗真的有打這個電話,反正我信了。

上帝早已預備


「上帝早已預備」可以說是鄭秀文兩張福音大碟「Faith信」和「信者得愛」中,最為露骨和福音味最濃的一首歌。單從歌曲的命名已經清楚地說明,這是一首不折不扣的福音歌曲。

歌曲不僅將基督徒對主的信靠細膩地描繪出來,更將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道出--耶穌基督為救贖世人而自願被釘字在十架之上。耶穌酷愛我們,願意為我們死,這是何其偉大的愛。試問那會有基督徒聽到「難得你為我死」,不被歌曲所感動?不會起雞皮?

作詞和作曲的陸偉峰並不是職業音樂人,只是一位熱愛音樂和極具才華的基督徒。「上」在基督徒音樂圈子已經存在了好一陣子,輾轉下來到Mi手上,並收錄在「Faith信」大碟內,才廣為人所知。

可能「上」的基督教味道實在太濃,東亞唱片並沒有將此歌派台,亦沒有拍攝MV。畢竟東亞唱片始終是一個商業機構,銷量仍是一個包袱,以「罪與罰」和「信者得愛」打頭陣,的確較為穩妥。在沒有宣傳的情況下,「上」卻出乎意料地大受歡迎。

我的Walkman中有四首「上帝早已預備」,分別是大碟版(粵)、大碟版(國)、Moov Live版和Love Mi演唱會版。 我最喜愛的是Love Mi的版本,較大碟版激昂,Mi演唱到最後的時候,更因「難得你為我死」這句歌詞而感動落淚,令我感到莫大的共嗚。

上帝早已預備
歌手:鄭秀文
作曲:Phat@24herbs, 陸偉峰
填詞:陸偉峰
編曲:Johnny Yim

就算我可得到世間的財寶
但你卻說要我知道 是永生的道路
是我在罪人時你賜我中保

就算我可得到今生的自豪
但你卻說要我知道
別為因此而煩惱 在絕望裡投訴
只要仰望主哪怕會迷路

上帝早已預備 我不相信運氣
即使風光明媚 但卻不是你預期
上帝早已預備 至少我不被遺棄
難得你為我死

就算我可得到今生的自豪
但你卻說要我知道
別為因此而煩惱 在絕望裡投訴
只要仰望主哪怕會迷路

上帝早已預備 我不相信運氣
即使風光明媚 但卻不是你預期
上帝早已預備 至少我不被遺棄
難得你為我死

感謝你 你會為我打氣
感謝你 從谷底將我救起
感謝你 縱使失去我的真理
但我沒有忘記

上帝早已預備 我不相信運氣
即使風光明媚 但卻不是你預期
上帝早已預備 只少我不被遺棄
難得你為我死
難得你為我死

信者得愛


「信者得愛」是鄭秀文福音大碟「Faith」的第三首派台作品。歌曲的強勁節奏和Mi的狂野演繹,大家可能誤以為這是一首單純的跳舞歌。真的難以令人想像「信」是一首福音歌。歌曲本身帶出的信息其實只是老生常談,但Mi透過真切且具感染力的演繹,將愛人如己的大同概念呈現出來。雖然不必受到教會元老所接受,但肯定能夠吸引青年人和異教徒的目光。

不得不佩陳少琪的詞,雖然不知道她是基督徒與否,但她所填寫的歌詞充滿了的天主的力量,給人十分Powerful的感覺。當中一句「相信愛可統領天下句」最為精采,完全道出一個基督徒應有的信德。

「信」改編自韓國歌手Jessica H.O的快歌「Life Is Good」。我不懂韓文,但歌曲命名為「Life Is Good」,相信是一首正面的歌曲。但我想Jessica一定沒有想過,歌曲會被香港天后拿下,並改編為福音歌!

聽到改編自韓國的「信」,立即想起Mi的經典韓風三部曲︰「煞科/眉飛色舞」、「獨家試唱/獨一無二」和「神化/天衣無縫」。當年這三首歌的廣東和國語版本,在中港台三地都十分流行,其中「眉飛色舞」更高據台灣KTV流榜多時。

信者得愛
作曲:Kim Do Hoon 填詞:陳少琪/ MC仁 編曲:James Ting

You know I got this
Let’s Go! Live your life up day and night!
It’s so high high high
Let’s get it going, Let’s get it going up
It’s so high high high
You’re gonna get go, Let’s get it going up

當你多麼多麼仇視著世界
這一切 節奏太快 快到個性被分解
(you gotta stand in line)
種種天災令大地像洩氣車胎
氧氣要購買 快滅絕美好生態 oh

別怨新聞這麼假
(那需挑剔)天色這麼差
相信愛可統領天下
(put‘em up put‘em up)

別怪煙花這麼花
(每一點愛)可修補傷疤
將那黑色世代轉化 wo…oh

機關槍 坦克車 狂亂地跳舞
戰爭裡 世界痛了信仰那會被打倒
(it’s time you live it up)
空中花園傲慢極沒法夠天高
慾念是甚麼 信念就是我的禱告 oh

別怨新聞這麼假
(那需挑剔)天色這麼差
相信愛可統領天下
(put‘em up put‘em up)
別怪煙花這麼花
(每一點愛)可修補傷疤
將那黑色世代轉化 wo…oh

無論寸步難行 仍舊張開雙眼
用你心感應天父衪 oh oh oh oh

有愛武器會軟化 掌握手中的十架
盡力量感染著世人吧 ah

RAP
睇唔見嘅士兵 聽唔見嘅叫聲
遮唔住嘅眼睛 等唔見嘅救星
究竟聖經已指引一條點樣嘅路
諗唔到點解仲無人知道點樣去做
你睇到毀滅定睇到創造
肯跪低嘅話會睇到一條光明嘅路
真理生命就有最美好引渡
信望愛取決咗你嘅下一步

別怨新聞這麼假
(那需挑剔)天色這麼差
相信愛可統領天下
(put‘em up put‘em up)

別怪煙花這麼花
(每一點愛)可修補傷疤
將那黑色世代轉化 wo…oh

Sammi Moov Live


在一個細小的表演場地,沒有觀眾席,四百多名觀眾席地而坐;沒有舞台,歌手跟觀眾的距離僅一米而已。中秋節晚上,鄭秀文在兆基創意書院舉行一場Moov Live音樂會。兆期創意書院的場地相當細,即使用作話劇表演也覺得細,但在如此細小的場地舉行音樂會,卻有另一番滋味。雖然Mi在台灣也有辦過類似的新歌發佈會,但跟觀眾如此接近的音樂會應該是第一次。

Moov Live本來只是一個新歌發佈音樂會,但因為Mi要發佈的是一張福音大碟「信Faith」,令音樂會頓時變成Mi的小型佈道會。Mi在音樂會上發享了她在信仰生活中的點滴,以及大碟中各首福音歌曲的製作背景和希望帶出的信息。Mi還邀請了有份參與這張大碟製作的音樂人作嘉賓,當然他們大都也是基督徒,可見整個音樂會的基督味道十分濃烈!

Mi以早前的派台快歌「叮叮噹」打頭陣,但其實此歌並不是福音歌,亦不會收錄在「信Faith」大碟中。「叮叮噹」是一談論戀愛態度的快歌,只不過歌詞正面和勵志而己。Mi在音樂會中選唱「叮叮噹」,無非是為自己和觀眾來個熱身。雖然「永生」一詞在歌詞中出現,但斷不能因而將歌曲分類為福音歌。

罪與罰」可說是今次演唱會的核心和主題歌曲,Mi先後唱了三個版本,包括廣東版、英文版「Forgiveness」和英文特別版。一首歌有多個版本不足為奇,但在一個音樂會上演唱三個版本則較為少見,可見Mi十分重視和喜愛此歌。「罪與罰」的廣東和英文版均是由24herbs負責Rap的部分,英文特別版則由作曲的陳奐仁親自Rap,他亦重新填寫Rap部分的歌詞。

「信者得愛」應該是整個音樂會中,最出人意表的一首歌。單看歌名還以為這是一首慢歌,但其實這是一首節奏十分強勁的Hip pop作品,是Mi的一個新嘗試。雖然Mi有不少節奏強勁的快歌,但這種曲風倒是第一次。Mi再次找來Rap歌的最佳拍檔MC仁合作,Mi和MC仁合唱的作品均是大熱之作,包括「愛是……」、「煞科」和紅遍全台的「眉飛色舞」。

「上帝早已預備」是全個音樂會中最露骨的一首歌。露骨所指的並非賣弄色情,而是將福傳信息放得最明顯,從歌名到最後一句歌詞都充滿了基督。歌曲本身感覺比較Rock一點,為當中的基督信息注入了強勁的生命力。「上帝早已預備」是由一位教友所創作,而非出自專業的創作人,但質素並沒有因此變得業餘。

由於喉嚨不適,Mi在演唱會的未段,要求重唱開場時唱得不好的「上帝早已預備」。Mi是一個敢於承認自己在舞台上表現不好的人,她不僅承認自己的失誤,更會主動要求重唱以作補償。這是我二次現場見到Mi要求重唱,第一次是在「Sammi Shocking Colors」演唱會上,要求重唱「如何掉眼淚」。其實像我這樣的普通觀眾跟本聽不出有什麼分別,但Mi沒有得過且過,這種專業精神十分值得我們學習。

早前Mi跟隨香港世界宣明會到蒙古探訪街童,當地的小朋友唱了一首蒙古文的福音歌送給Mi。不一樣的語言,敬拜同一位天主,觸動了Mi的內心。她將歌曲從蒙古帶回香港,並改編為國語福音歌「阿門」。Mi還在音樂會上唱了宣明會助養兒童計劃的宣傳歌「有一種快樂」,這是一首十分正面且具教育意義的歌曲,但將此歌收錄在福音大碟內則出乎意料之外。除了宣明會是一個基督教背景的團體外,完全聽不出「有一種快樂」具有宗教意味。

「結果」的曲詞均由同樣是基督徒的王苑之包辨,這是一首淡淡的福音歌曲,沒有濃烈的福音信息,聽起讓人感到十分舒服和輕鬆。Mi在音樂會上還翻唱了高皓正的「不要驚動愛情」。高皓正在情歌中加入了基督的信息,感覺還不錯。Mi唱得比高皓正好是理所當然的,亦是不用多說,唱功固然比他好,感情上的表達更是差天共地。

在這個音樂會上,我們看不見過份渲染的宗教情感,亦沒有嘩眾取寵的福音見證。我們看到的是在基督內重生的Mi,一切表演和分享來得自然,非基督徒的觀眾亦十分接受Mi的福音歌曲。Mi即張推出的福音大碟「信Faith」,應該也會得到歌迷和聽眾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