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 Mi ︰Touch Mi 世界巡迴演唱會


10863778_10152969632924459_8675539327262019735_o

睽違五年,鄭秀文第八次在紅館舉行個唱,她並沒有帶來過往同樣精采的演出,而是一個不一樣的 Mi --不一樣的演唱、舞蹈、選曲、編排、舞台設計-- Touch Mi 帶來了另一個更高層次的精采演唱。或許這就是我鍾愛 Mi 的原因,她總會給你新鮮而又高質素的演出。

福音

10680107_10152969684514459_4601114657559676641_o

香港的基督徒歌手又豈 Mi 一個,不過能夠在演唱會有一整個福音環節,應該只有她一人能夠做得到!無縫地以信仰作核心,把五首截然不同的歌曲接合成一個完整的表演和概念。打頭陣的《愛是》和《戰勝自己》並不是福音歌,但在地的道出了只有相信希望才能戰勝世間的迷惑。然而,這個希望到底是來自誰?單憑歌名《Halleujah》就已經得答案了。Trust Fall 後,舞台中突然升出一個教堂鐘樓,把 Mi 帶到山頂位的高度演唱《上帝早已預備》,死而復生的概念具形的表達出來。最後以強勁搶耳的《朝聖》作結,到位說明臣服於主,相信衪的帶領的重要。

熱舞

10838194_10152969641719459_6144506251751714927_o

Mi 是真正屬於舞台的歌手,她的勁歌熱舞總是叫人瘋狂!今次的快歌部分,她大膽放棄了那比較容易叫觀眾站起來的搖頭和狂野,換來是花樣多變和難度較高的動作,以及更多的舞台效果,看得觀眾都目定口呆,這可能是其中一個不多觀眾站起來的原因。然而,必須清楚指出不站起來,不等如不投入!更何況 Mi 作為一個出道廿幾年的歌手,觀眾來自不同的年齡層,有別於年青歌手以 Die Hard Fans 為主,就算是 DHF ,很多年紀都不少(包括我自己),可要知道企足成晚是好很攰的!

「別過界別見怪、伴侶有十誡」還以為 Mi 以後都不會再唱《十誡》,她更與極度少布的肌肉猛男大跳火熱辣身舞,再加上《非男非女》和《男仕今天你很好》,還有 Pole Dance,不得了!這種性感的演出,難得讓人感到健康,Mi 的骨感身形應記一功 :p 這個部分正好說明基督徒,不一定是離地耶撚。

歌曲

10872828_10152969671889459_5338725807884389705_o

Mi 近年推出的新歌話多唔多,話少唔少,除非是大熱新歌,否則唱新歌其實會有出現悶場的危機,但唱得太少,又會淪為老牌歌手的懷舊金曲之夜。今次竟然選演了10首新歌,差不多是三分之一,的確是出乎意料之多,近年專輯的銷量應該是可以大膽唱新歌的原因吧。新歌中的亮點肯定是《一追再追》,聽罷這個與《追》混合版本後,就明白為何這是《追》的延續篇。

選唱許志安的歌倒是預計是內,但沒有想過是《一步一生》,《唯獨你是不可取替》當然有唱,但這算是 Mi 自己的歌吧!驚喜的莫過於是最後一場唱了林奕匡的《高山低谷》,Mi 近年的演唱會都會唱一首半首新進歌手的歌,算是對樂壇新人旳小支持吧!

演唱會總有一首半首滄海遺珠,不過今次選唱了被爛戲《行運一條龍》拖垮的好歌《為何又是這樣錯》,以及廣播劇《巴治奧》主題曲《輸得漂亮》,真是估你唔到!前者是否暗示接拍那部戲是一個錯誤就不得而知,不過後者肯定是 Mi 對電影奬項的感受吧!另一首遺珠是事先將揚必唱的《時間之光》,本來是一首不為人知的歌曲,C AllStar 的安仔讓它得一次重生,但仍是遺珠。然後 Mi 和安仔合唱再給它第二次重生,聽過的都覺得它不應該再是遺珠!

製作

1399106_10152972467669459_5261134011525702558_o

今次演唱會的合作單位很多︰Master Mic、C AllStar、24 Herbs和 MC仁,Mi 應該是香港其中一個與 Rapper 合作最無間的歌手,一晚就唱了三首 Rap 歌。還有每晚陪她行紅地毯的嘉賓,陣容其實很不錯,不過很多人就嫌棄自己那晚的不是劉德華,但其實會嫌棄嘉賓的人,到底是買飛看 Mi ,還是嘉賓?

樂隊除了有合作無間的人山人海,還有成隊管弦樂團,兩種不同風格的音樂走在一起,不論是快歌,還是慢歌都帶來很不一樣的效果。舞蹈員和上台和唱《上帝早已預備》就已經有差不多三十多人,更不要提《十誡》部分對男舞蹈員身材的嚴格要求。

舞台是少見全木製作,設計較一般複雜得多,瞬間就升出了一座教堂鐘樓,不過第一晚就遇上了小意外少部分木方損毀了。燈光設計得很美,特別是為教堂鐘樓而設的那圓排燈光,把整個部分的質感都提升了不少!不過,有一些慢歌時紅綠 Laser 的效果就有點 over 了。Touch Mi 絕對是一個製作成本頗高的演唱會。

What’s next?

鄭秀文對演出的執著和要求,或許是她今天仍然站在舞台,以及台下觀眾仍然撲飛撲到面色枯黃的原因。Mi 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再做這種演唱會,並已經有下一次現場表演的新想法,這真教人期待!

10862436_10152969359499459_3436929526477084073_o

廣告

給林以諾牧師的信


親愛的林以諾牧師:

小弟為天主教會的一個小小平信徒,雖然沒有到過林牧工作的教會,但早就從地鐵的棟篤笑廣告,得悉林牧善於以生動有趣的方法,但一直沒有得到與你交流的機會。

直至看罷 Big Boy Club (BBC) 的訪問就萌起寫一封信給林牧的念頭,但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執筆的衝動,不過慶得聖神的給力終於下起了筆。

林牧在節目說了一些所謂的「奇跡」,雖然沒有正面的說是否「神跡」,也沒有提過確認的證據,但你親自在電視上的分享,我合理地認為林牧已經 endorse了這些事件,相信一般觀眾亦有相同的理解。

我沒有資料,也沒有打算去辨識這些事情的真偽,但林牧的表達手法卻值得相確。或許你是迎合觀眾的口味和節目的風格,用一種耐人尋味、光怪陸離的方法說出這些故事,但可惜此舉卻給人一種怪力亂神,極於迷信的感覺。明明是在福傳,說「神跡」的故事,卻變了講鬼故一樣,為福傳幫倒忙。

我相信你也會認同耶穌不喜歡使用「神跡」來吸引別人的眼球,亦曾回絕過撒旦的行「神跡」誘惑,為的就是不要人們因為「神跡」而相信,而是有著真正的信德。天主教會亦因而設有非常嚴謹的程序去鑒定「神跡」的真偽,以避免信仰變成迷信。

林牧或許不認同我的說法,但我必須要重申大家作為主內的弟兄姊妹,有必要一同努力拒絕將我們的信仰變得迷信,變得耶撚,因為我們的行為就成了別人眼中的基督徒的模樣,耶撚與否完全取決於我們。

願我們一同在聖神內得力。

主佑。

佔領區上的小聖堂


image

走在旺角的佔領區上,人們在其中一個路障前放置了耶穌畫像和十字架等簡單的陳設,然後讓人在旁默默的禱告。路障已經不再是窒礙進擊的工具,它成了一座守前線上祈求和平的小聖堂——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小聖堂。

在一張小小的桌子上鋪上了一塊潔白的布,不肯是否祭台用的布,但卻恰如其分,這就成了彌敦道上的一個小祭台。然後,耶穌的聖像、十字架、聖水、聖經、蠟燭和鮮花都井井有條的放在祭台上。路障之上還掛上了幾張耶穌和總領天使的聖像,地上還有兩個盒子,一個是放了唸玫瑰經用的唸珠,另一個則放了聖公會的聖經。

不知道是誰搭建這個小小的聖堂,也不知道是誰把這個小聖堂取名聖方濟各/聖法蘭斯,但應該是因為廣為人知的聖方濟各/聖法蘭斯的和平禱文的原故,禱文是這樣的:

主啊!讓我做禰的工具,去締造和平;
在有仇恨的地方,播送友愛;
在有冒犯的地方,給予寬恕;
在有分裂的地方,促成團結;
在有疑慮的地方,激發信心;
在有錯謬的地方,宣揚真理;
在有失望的地方,喚起希望;
在有憂傷的地方,散佈喜樂;
在有黑暗的地方,放射光明;
神聖的導師!
願我不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
不求他人的諒解,只求諒解他人;
不求他人的愛護,只求愛護他人;
因為在施與中,我們有所收穫;
在寬恕時,我們得到寬恕;
在死亡時,我們生於永恆。

在這個紛亂的時刻,我們的確需要很多的支持,不僅是實質的,還有心靈的。這個簡陋但齊全的小聖堂,正好是參與佔領的人士的心靈補給站,聖方濟各/聖法蘭斯和禱文更提醒我們要成為基督的和平工具。

幾乎可以肯定保守的基督徒會端出政治中立的大道理,來反對在佔領區設立聖堂。不過,正如循道衛理會長袁天佑牧師所言,所謂的政治中立是謊言,又如陳日君樞機所指,若香港失去了民主自由,宗教還會有自由嗎?

天主教和循道衛理都已經為公義把聖堂的大門打開,更有人把小聖堂搬到抗爭的前線,其他的基督宗派還在等什麼?等頭上的十字架被折下嗎?

聖本篤修會的古倫神父這樣說過:基督徒是要作世上的鹽,而不是奶油!

求聖神將智慧賜給香港的基督徒,特別是神長,讓他們明白基督的公義的真諦,Amen!

零碎的教條


image

基督徒就像活在教條的迷陣當中,形形式式的教條像枷鎖一般把我們牢牢的困起來……然而,到底我們是信仰基督,還是信仰那些教條?教宗方濟各告訴我們應該將重點放在基督的救贖,而不是執著於零碎的教條。

縱然基督宗教的教條遭到現代化的衝擊,但很多牧者仍堅持要聲嘶力竭的悍衛教條,以搶佔他們所認為的道德高地。但這種意識形態卻將人們拒諸教會的門外,甚至將信徒迫離教會,這樣還是基督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嗎?

教宗方濟各卻與他們折然不同,或許他當選的第一天決定取名方濟各,就注定他是一位變革者。他認為教會不應執著於同性戀、避孕、墜胎等零碎的問題上,反之應該將重點放回基督信仰的核心——基督的救贖。基督信仰之所以與猶太教不同,在於基督降生成人,為救贖世人的罪,並推倒以往所謂的規條,給我們一條最大的誡命——愛。然而,我們現在所執著的教條,很多都忽略了愛,甚至是背道而馳。

墜胎的媽媽就是壞人嗎?有同性伴侶的人就不能敬拜上帝嗎?女人就注定不能當上聖職嗎?避孕就是萬惡行為?安樂死就是離經叛道嗎?

其實,只要稍微深入一點看,不難發現很多的所謂教條,與過往人倫文化有著密不可割的關係。然而,人倫文化緊緊的跟隨著時代而改變和進化,但教條卻被冰封於聖經成書的那一刻。更甚的是歷史告訴了我們人性的醜惡,教條中涉及的是權力的鬥爭,以及既得利益者如何保障自己。

教會越是拒絕變革,就是把越多的人推離教會。當然,教會不是沒有進步過,就如部分新教教會接受女性進鐸,有同性伴侶的人也可以當上牧師。然而,這僅是少數開明的例子,大部分仍堅拒改變。教宗方濟各坦言改變不是一天就能成事,更何況要天主教會中的當權牧者接受變革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零碎散落的新教教會?

教宗方濟各早前說過不一定是教徒才能上天堂,被認為是驚為天人的言論。不過,上慕道班時,老師不就是說過天主愛所有人,最終都會寬恕所有人的罪嗎?更何況那有人能完全遵守那些細碎的教條?更重要的是如何以基督的愛行善。

有一名同性戀的天主教徒收到教宗的電話,對他說:「你是同性戀,但沒有所謂。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天主的孩子,我們要繼續行善。」至於你信不信教宗真的有打這個電話,反正我信了。

天主的安排


「這是天主/神的安排」是經常掛在大部分基督徒口邊的說話,但卻同時被選為十大最沒用的安慰說話,為什麼?這到底是過於迷戀神的萬能 key,抑或是神被濫 key 了?

其實兩者也不是,但要了解這句話背後的意義,我們得先了解基督信仰的天主是什麼?天主是萬物的創造者,衪是全知和全能的,那就是說衪知曉一切,所有事情都必須得到衪的首肯才能發生,所以你也可以說所有的事情皆由衪安排。

若是好人好事幸福事,大家該不難明白和接受「這是天主的安排」,畢竟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然而,問題來了,若是壞人壞事不幸事呢?還是 「天主的安排」嗎?為何神要讓這些不幸的事情發生?

是的,簡單來說的確是 「天主的安排」,但其實背後的意義遠多於這一句話。天主給予人自由去選擇行事,甚至做錯,但仍必須要天主願意才能發生。天主之所以讓好的和壞的也發生,是為了造就更大的善。然而,天主的安排是超越事件的本身,作為受造物的我們往往難以理解。

正如天主容許亞當和厄娃違反規定,吃下知善惡果而產生原罪,有神學家就認為這是為了造就基督救贖計劃,這個更大的善。你未必認同神學家的理論,但反正基督為我們死了,成就了極大的善。

作為基督徒的其實沒有必要把「天主的安排」經常掛在咀邊,反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學懂交托,既然天上的飛鳥也不用為明天而擔憂,難道我們在天主的心中比那飛鳥還要輕嗎?

我們天生如何,天主自有衪的安排和用處。我們不必強求,也不必強迫自己,只要順任自然天性,等待天主的帶領就可以了。

為何離開教會?


記得有人跟我說,他在中學時代跟3個同學一同上教會,這是一家基督新教的小型教會。但多年過後,大家都投身社會工作,他的3個朋友都因各自的原因離開這教會,只剩下他一個人仍活躍於這教會。他問我,為何他們會一一離開教會?

我沒有去過這家教會的聚會和活動,很難得出什麼結論,再者,作為一名天主教教徒,任何言詞和意見都可能變成教派間的爭執。當時,我只能輕輕的說人在不同階段,可能有不同的需要和限制,雖然他們沒再上教會,但可幸的是他們仍視自己為基督徒。

現在,當我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一個新的答案,我可不是要推翻之前的答案,而是加入更深的解讀和作為基督徒的反省。

我們小時候的人生簡單得很,基本上是由父母來掌舵,沒有什麼負擔,頂多是功課做好了沒有,或是怎樣可以外出玩。教會和信仰很難為這樣的簡單的人生造成挑戰。

然而,隨著我們一天天的長大,我們的人生得由自己來掌舵,並要面對很多生活的問題和人性的需要,這些問題全都異常複雜,我們又不能再依賴父母替我們解決。教會和信仰與我們複雜的人生之間的衝突就一點一滴的累積。

當人生和教會的衝突達致百分百飽和的時候,就成為了我們要放棄自我,抑或放棄宗教的關鍵爆發點。但人往往要離開的只是教會,而不是信仰,因為令人喘不過氣來,甚至窒息的,不是信仰本身,而是那些由人所訂定的教條。

要教會改變教條不是不可能,只是極度困難和需時,並要過五關斬六將,從天主教會當年花了多少時間才接受地球並非宇宙中心就可知道。畢竟,教條這回事是超乎宗教本身,是宗教,文化,歷史和人為因素的合成物,要改又何嘗容易。

那是否當我們到達爆發點的時候,就只能像那3個朋友一樣要離開教會?

不是這樣的!我們必須先明白什麼是我們的信仰核心,在信仰核心周邊的一切規條和我們現實生活和人性需要之間,必須找出一個平衡點。否則,我們只會淪為教條主義的法利塞人。更何況,有誰能夠百分百遵守所有的規條?就算神父和牧師也不可能,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內心所確信的是什麼?

基督宗教的信仰核心,當然是耶穌基督和衪的愛。

雖然,他們3人沒有再上教會,但他們仍然堅守著基督的愛,不也是主內的兄弟嗎?只是他們選擇用別方式過基督信仰的生活。

聖經就一個字


image

有天,朋友問我若要用一個字來形容聖經和信仰,那會是什麼?我沒有經歷很大的思考和掙扎,就肯定的對他說「愛」,然後,他問我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愛是基督給我們的最大誡命。

有時,答問題並不困難,解釋背後的理據才是最艱鉅。朋友當然並沒有滿足於一句的解釋,要我多作發揮和解說。我想了一會,沒有太多經文出現在我的腦海,就答了。

耶穌來到人間是要廢除以往所謂的律法和規條,要我們愛天主和愛人,因為愛能夠勝過一切。

人不可能沒有犯罪,因為聖經要我們遵守的事項實在太多,即使我們以各種人為的原因,取消了部分的規條,但仍然沒有人一個人能夠完全遵守,但主仍會用愛來寬恕我們的罪。

所以我們會說是「早信早享受,遲信一樣有得上天堂」我們信主的人,能夠早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感受到天主的愛,但沒有信主的人,天主的慈愛最後仍會讓他們進入天堂。

我的答案是「愛」。在我而言,聖經的精髓並不在文字之上,而是當中所表達的愛。愛,才是基督要與我們建立的新而永久的盟約,天主要我們用心的去愛人。

你的答案又是什麼?不是「愛」?不要緊,這條問題沒有指定的答案,一切都視乎你如何的看,如何的想。

聖神/聖靈會給予你智慧。

The Passion


image

今年的聖周五,我沒有到聖堂拜苦路,我選擇留在家中看剛剛買回來的Blu-ray《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受難曲》,嘗試用另一個方法回顧和默想耶穌基督為我們所走的苦路和聖死。

Mel Gibso 米路吉遜的《受難曲》肯定不是唯一以耶穌受難為題材的電影,但這應該是唯一被列為三級的一部。當然,三級並非出於任何色情或裸露身體,而是米路吉遜赤裸裸地將耶穌的受難呈現於人前,沒有絲毫掩飾其中的暴力和流出的鮮血。

有人說《受難曲》過於暴力和血腥,然而,若聖經不是單色印刷的話,那麼四福音中耶穌受難的部分應該是全紅的,而且是鮮紅的。古今中外,當權者對所謂的「罪犯」的手段都是殘酷不仁的,要不然甚麼會有滿清大酷刑之類的東西。單看聖經的文字和描述,我們未必很容易了解到耶穌受難初段所受的酷刑有多殘酷,但是我們只要稍為翻查一下歷史書,就會知道當時羅馬的行刑工具跟滿清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電影中耶穌被士兵鞭打得皮開肉裂、血花四濺的一幕,簡直叫人看得毛骨悚然。

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一幕是電影的最痛點。縱然這應該是最廣為人認識、最有心理準備的一幕,但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被長長的鐵釘狠狠地釘進手心和雙腳時,那種感覺絕對難以言喻……那一叮一叮的鎚釘聲,就像一支一支的鐵釘打進了我的心,觸動了全身所有的神經,眼淚立時滿溢眼眸之中。很痛苦,這種感覺很痛苦,這樣看著活人行刑的感覺很痛若。然而,這種痛苦的感覺,讓我重新默想了基督的愛、為救贖世人而受苦的最崇高的愛。

在基督的苦路上,聖母瑪利亞一直緊隨其後。親眼目睹自己的兒子受刑肯定是心如刀割,但堅強的聖母瑪利亞留守到最後一刻,陪伴耶穌走完最後的路、完成最後的工作。我們從聖母瑪利亞身上看到的是作為母親的偉大,她最後抱著耶穌遍體鱗傷的遺體時,仍然展露著母親對孩子無微不至的愛,這一幕教人心碎,卻又溫暖。

然而,這不僅是聖死,還有的是復活。當看到電影的最後一幕,戰勝了死亡的耶穌起來的時候,那份喜悅的感覺又是另一種的難以言喻。

這應該是每一位基督徒都應該擁有的電影《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受難曲》。

image

悲劇世界裡的歌曲


假如《Les Misérables》可以全以歌曲細膩感人地交代一個感人的故事,那麼看罷電影的感覺也應該可以歌曲來表達。

誰懲罰過你 想想從頭到尾 誰迫你認罪 炮轟你 他這麼愛你 但你覺得他討厭你 因此給你那罪惡感 [罪與罰]……

感謝祢 祢會為我打氣 感謝祢 從谷底將我救起 感謝祢 縱使失去我的真理 但我沒有忘記 [上帝早已預備]……

如戴著面具去掩飾倦容 迎著炮火也依然表情輕鬆 情緒不可激動 還若輕的舉重 [面具]……

世界將我包圍 誓死都一齊 壯觀得有如懸崖的婚禮 也許生於世上 無重要作為 [飛女正傳]……

彼此不必世界的嘉許 只想講生命至少也許 每人亦有最珍惜伴侶 旁觀的怎麼拼命插嘴潑下冷水 [愛情萬歲]……

若隔開天共地 換個方式愛你 停住時間或空氣 原來合上眼就會一起做最好 [換個方式愛你]……

常聽說世界愛沒長久 那裡會有愛無盡頭 塵俗的愛只在乎曾擁有 一刻燦爛便要走 而我卻確信愛是恆久 碰到了祢已無別求[愛是不保留]…..

前路直通天國別回頭 越過最崎嶇山丘 這天願將身心交託於你手 誰曾在伊甸裡面迷途 在這天十指緊扣 心意歸向你 服從愛你 就有歸家的福氣 [結果]……

我在這個《悲劇世界》裡看到了人世間的悲哀、傷痛、絕望、憤怒、貪婪、妒嫉、無奈、軟弱……然而,那怕生活有多糟糕,我們只要堅守著信、望、愛,仍然可以發出人性的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