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衣的色彩


神父在彌撒所穿祭衣的顏色,既不是主場神父和作客神父的分別,也不是今期流行的色系,更不是神父的個人喜好,而是按照當日禮儀的意義而決定。這個顏色、這個意義,從神父的祭衣,毫不違和地延伸至祭台上的用品,以至整個聖堂的鮮花和陳設。

祭衣的顏色有白色、紅色、綠色、紫色、黑色、粉紅色和金色,不過當中一些顏色的祭衣可能你見都未見過……


白色priest_icon_white

「天主說:『有光!』於是就有了光。」白色代表的是「光」,有無辜、純潔、喜樂、勝利和光榮的意思。聖誕節、復活節、天主慶日(除救主受難日)、聖母、天使和非殉道聖人慶日、諸聖節、宗徒慶日、婚姻聖事和未懂事孩童的安息彌撒,神父會穿著白色的祭衣。銀色與白色十分相近,也可以用來代替白色。


紅色priest_icon_red

紅色一定會讓人想起「血」和「火」,可以引伸出受難和天主的愛的意思。在普世教會中,本來只有殉道者慶日、聖枝主日和五旬節(聖神降臨節),才會穿著紅色祭衣,但因為香港的禮儀本地化,紅色祭衣也會在喜慶的日子穿著,例如農曆新年、婚禮彌撒。


綠色priest_icon_green

綠色代表「聖神」,這是整個禮儀年中較多日子見到的祭衣顏色,有永生和希望的意思。主顯節和五旬節(聖神降臨節)後,常年期都是穿著綠色的祭衣。


紫色priest_icon_purple

耶鮮被捕後,士兵以紫袍和荊棘冠冕來戲弄衪。紫色也就成了受難的象徵,並引伸出苦修、謙遜、傷感的意思。紫色的祭衣會在將臨期、四旬期、七旬期、守夜和救主受難日使用,總會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禮儀本地化後,紫色也會用於安息彌撒。


黑色priest_icon_black

黑色的祭衣是比較難在香港見到的,禮本地化建議紫色比黑色為佳。黑色有追悼和悲哀的意思,用於諸靈節(追思亡者節)或安息彌撒(不適用於未懂事孩童)。


粉紅色priest_icon_pink

粉紅色除了是 Hello Kitty ,也代表喜樂,不過應沒有太多神父會喜歡粉紅色吧!粉紅色的祭衣可以在喜樂主日(將臨期第三主日及四旬期第四主日)使用。


金色priest_icon_golden

金色也有喜樂的意思,亦比較百搭,可以取代白色、紅色、綠色的祭衣、但不可以取代紫色和黑色。


多色output_yDgSTK

雖然每種顏色的祭衣都各具意義,但每台彌撒可能包含不同禮儀在內,加上禮儀本地化和近乎百搭的金色,所以即使同一天的彌撒,在不同的國家和聖堂也有不同顏色的可能,絕對不能一種顏色睇到老。例如﹐聖神降臨節本應穿紅色祭衣,但聖神降臨節也有可能進行堅振聖事,那可算是教會的喜慶事,可以穿金色祭衣,而金色本身也是可以取代紅色的。


番外篇:神父的日常顏色

Pope_Francis_square

在彌撒以外,教宗、樞機和主教都的日常服也有特定的顏色。教宗的顏色當然是白色,短披肩、長衫、長褲和帽子均是白色,就連教宗座駕(Popemobile)也是白色的,所以教宗總是給人一個白雪雪的感覺。

cardinal_zen_square

有人會把樞機稱為紅衣樞機,因為他們的短披肩、長衫和帽子都是紅色,但總不能每天也是紅當當的,所以樞機也會穿有紅色邊的黑色或白色的長衫,配上紅色腰帶。而主教的顏色則是紫色,跟樞機的衣著組合差不多,但很少人叫他們作紫色主教。

 

廣告
peace be with you

站著也可以很平安


「請大家互祝平安。」神父的一句話就像是田徑場上發令員的鳴槍一樣,一眾爸媽立即把孩子推出去,用港式演唱會的握手 mode,在聖堂走一個圈祝其他教友平安。或許爸媽認為這是教導孩子禮貌的好方法,原意看來是好的,但實情這並不乎合「平安禮」的禮儀。

「平安禮」往往被認為是整台彌撒中,最為寬鬆和輕鬆的一個部分,就是唱唱平安歌和祝祝平安。很多時候爸媽也會叫孩子出去跟其他教友祝平安,相識也好,不相識也好,這才是叫「禮貌」;有時候爸媽更會帶孩子到聖堂另一端,跟坐輪椅的教友祝平安,這才是叫「關愛」,然後就忙亂地走回自己的座位。然而,這是「平安禮」的真正意義嗎?這是「平安禮」該做的事情嗎?

梵帝岡禮儀聖事部早於 2014 年 6 月 8 日,已頒布有關羅馬彌撒中「平安禮」的通函,解釋了「平安禮」的意義和需要糾正的濫用陋習。簡單來說,「平安禮」不應加入「平安歌」,教友不應該離開座位、司祭也不應離開祭台,更不應「機械式」的互祝平安。

有關的通函都已經頒布超過一年,但仍有爸媽毫不猶豫地把孩子推出去祝他人平安,說真的有點兒過分!其實不需要上什麼高深的神學或教理班,只要稍為留意一下堂區報告、公教報、教區網站或 Facebook 各個天主教組織也可以略知一二。

雖然「平安禮」從某些角度來看可以說成是「禮貌」的延伸,但真正的意思是「基督的平安」,是基督以自己的聖死和復活,所帶給世界的救恩果效。要是爸媽想要教道孩子什麼是「關愛」、什麼是「禮貌」,大可以在彌撒後主動與其他教友交談,或是參與堂區的關社會動。

「我把平安留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 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以簡單的方法,真誠地與身邊的教友互祝平安,已經很足夠了。行出行入,走走跑跑,其實十分影響彌撒的氣氛。

禮儀聖事部通函 羅馬禮彌撒中表達「平安」恩賜的儀式

羅國輝:反省「禮儀聖事部」通函:「羅馬彌撒中表達平安恩賜的儀式」

天亞社中文網:梵蒂岡希望確保彌撒中「互祝平安禮」的尊嚴

天主教的10個迷思


image

天主教,人人都聽過,人人都認識(自以為)。然而,他們所謂認識的天主教,不外乎是來自於 Joe Junior 或者何國榮在電視劇所扮演的神父 Father 。然而,天主教又豈只是穿著神父袍、操半鹹半淡廣東話的老外呢?誤會始於不認識,非信徒往往因而對天主教產各式各樣的迷思,其中有10個最為普遍的迷思,作為教友的應該解到口臭,仍要努力澄清的誤解!

本文嘗試以一個簡單和較貼地的方法淺談迷思,而非深入討論每一個迷思。然而,宗教始終是個人信仰問題,總有一定的離地,只是飛得有多高而己。


image

崇拜聖母和聖人?

天主教對聖母和聖人的敬禮,往往令人誤會是崇拜偶像的行為,甚至有人因而認為天主教是多神論。然而,天主教跟其他基督宗派一樣,只崇拜天主聖三,即聖父、聖子和聖神。對聖母和聖人的則只是敬禮,目的是尊敬和學習他們的聖德。我們只會向天主聖三祈禱,但也會請聖母和聖人為我們向天主代禱。


image

天主教徒並不是基督徒?

另一篇文章《天主教徒?基督徒?http://wp.me/pXkgj-lY 》已經說過,天主教徒可以說是最早期的教會,後來經歷了多次的分裂才有不同的基督宗派,如東正教、聖公會、新教等等。一般人對教會歷史的認識不足,才有這樣的誤解。


image

以傳統取代聖經?

天主教的「聖傳」是指一些從宗徒傳下來,沒有在「聖經」記載的傳統。天主教認為兩者也是耶穌留給世人的教導,兩者都同樣重要。你或會質疑「聖傳」的真確,不過同樣的質疑其實也能放到聖經上,畢竟兩者都是經宗徒或宗徒的門徒傳下來的,而非耶穌的「一手」資料。我們在彌撒中最少會讀三篇聖經章節,亦有各種的聖經研習班,所以絕對沒有看輕聖經。


image

相信人可以因善工而得救?

天主教並不認為單靠善工就可以得到救贖,因為人必須通過基督的聖死才可能得到救贖。「永罰」藉著修和聖事可以得到天主的赦免,但因罪惡而引來的「暫罰」,則必須以「善工」來補贖。「善工」是宗教的,不能直接解讀為善事,這可以是妥當告解、善領聖體或為教宗意向祈禱等。


image

在聖經加入額外的經卷?

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的舊約聖經的經卷數目並不一致,主要分別是天主教和東正教均有將「第二正典/次經」納入舊約當中。「第二正典」並不是「偽經」,只是地位上較「正典」稍低而己,並一直有在教會中使用,只是到了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按照自己神學觀點訂定「正典」和剔除一些經卷。


image

神父不能結婚?

神父在一些情況下可以是已婚的,例如一個已婚的男人希望當神父,是可以進入修院讀書和修道成為神父,而不需要離婚的,但教會不太鼓勵,特別是已有小孩的男人。另外,新教的牧師希望皈依天主教成為神父,也可以繼續他本來的家庭生活,但這情況是比較特殊。


image

每次彌撒都要耶穌死多次?

耶穌二千多年前在十架上的聖死是永遠和唯一的救贖,也是超越時空的,所以即使在衪被釘之前的人也可以得到救贖。現今彌撒的「重現/紀念」並不是再一次將耶穌處死,而是一種超越時空的方式,經歷二千多年前十架上這唯一的祭獻。


image

只有天主教徒才可以上天堂?

天主教相信這是唯一的信仰,也是一般人得救的途徑。但他們也相信天主可以藉其他方法讓人得救,特別是那些從來沒有機會或能力認識這個信仰的人,當然所有的救贖仍是因為基督的聖死而來。因此,我們相信新教徒同樣可以得救。


image

神父都有戀童癖?

戀童癖案件的確是教會近年的一大醜聞,犯事的人必須要在基督面對承擔自己的罪錯。不過,我們斷不能將一個團體中,一小部分人所犯的錯失,與整個團體劃上等號,更不能夠因而推論所有人也犯上或也會犯上同樣的錯。


image

天主教忽視女性?

天主教規定,只有男性才可以出任主教、司鐸和執事三個聖職,但這並不等如天主教忽視女性。單從聖母瑪利亞在教會的崇高地位,就可以知道女性同樣受到尊重,而歷代聖人中亦不乏聖德滿溢的女性。修女也是得教會上下的尊重,包括廣為人知的真福德蘭修女。

節日留坐


 

節日到聖堂都會見一個一個的「留坐」牌。當你見到一排排又一排的留坐,但自己卻找不到半個坐位擠進行去時,感覺真的不是味兒。

每逢節日到聖堂望彌撒的人都特別多,因為平日三、四、甚至五台的彌撒,變成只有一台中文和一台英文,再加上大時大節才會現身的「節日教友」,聖當自然人多過旺角,人迫過銅鑼灣。

聖堂的工作人員往往會安排大量的留坐,給那些歌詠團、送聖體員、領洗者、代父/母……我絕對明白留坐給他們的原意,但愈大的節日,就有愈多的教友出席,上述有工作的人員也都愈多,「留坐」牌亦更多。我記得最誇張的一次是近三分一的坐位被放了「留坐」牌。

只要看看IFC的天橋、書展、漫畫展,就知道晨早霸位絕對是香港人的強項,望彌撒也是如此。剩下來的坐位不多,大家只好發揮晨早霸位的香港人精神,因此在彌撒開始前的一、兩小時,已告full house。

對我而言,我不會晨早去排隊,反正站一、兩個時候來望彌撒也死不了人,倒不如差多時間才到聖堂,好過為一刻的舒適而呆等幾句鐘,亦可以把坐位讓給有需要的人。

明白「留坐」牌的需要,也明白晨早霸位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但這樣一定會撃退了一些教友,教區和堂區一定要正視問題。不過作為一個Web Guy可以肯定的說,在鄰近的活動室進行彌撒直播一定不是解決問題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