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的10個迷思


image

天主教,人人都聽過,人人都認識(自以為)。然而,他們所謂認識的天主教,不外乎是來自於 Joe Junior 或者何國榮在電視劇所扮演的神父 Father 。然而,天主教又豈只是穿著神父袍、操半鹹半淡廣東話的老外呢?誤會始於不認識,非信徒往往因而對天主教產各式各樣的迷思,其中有10個最為普遍的迷思,作為教友的應該解到口臭,仍要努力澄清的誤解!

本文嘗試以一個簡單和較貼地的方法淺談迷思,而非深入討論每一個迷思。然而,宗教始終是個人信仰問題,總有一定的離地,只是飛得有多高而己。


image

崇拜聖母和聖人?

天主教對聖母和聖人的敬禮,往往令人誤會是崇拜偶像的行為,甚至有人因而認為天主教是多神論。然而,天主教跟其他基督宗派一樣,只崇拜天主聖三,即聖父、聖子和聖神。對聖母和聖人的則只是敬禮,目的是尊敬和學習他們的聖德。我們只會向天主聖三祈禱,但也會請聖母和聖人為我們向天主代禱。


image

天主教徒並不是基督徒?

另一篇文章《天主教徒?基督徒?http://wp.me/pXkgj-lY 》已經說過,天主教徒可以說是最早期的教會,後來經歷了多次的分裂才有不同的基督宗派,如東正教、聖公會、新教等等。一般人對教會歷史的認識不足,才有這樣的誤解。


image

以傳統取代聖經?

天主教的「聖傳」是指一些從宗徒傳下來,沒有在「聖經」記載的傳統。天主教認為兩者也是耶穌留給世人的教導,兩者都同樣重要。你或會質疑「聖傳」的真確,不過同樣的質疑其實也能放到聖經上,畢竟兩者都是經宗徒或宗徒的門徒傳下來的,而非耶穌的「一手」資料。我們在彌撒中最少會讀三篇聖經章節,亦有各種的聖經研習班,所以絕對沒有看輕聖經。


image

相信人可以因善工而得救?

天主教並不認為單靠善工就可以得到救贖,因為人必須通過基督的聖死才可能得到救贖。「永罰」藉著修和聖事可以得到天主的赦免,但因罪惡而引來的「暫罰」,則必須以「善工」來補贖。「善工」是宗教的,不能直接解讀為善事,這可以是妥當告解、善領聖體或為教宗意向祈禱等。


image

在聖經加入額外的經卷?

天主教、東正教和新教的舊約聖經的經卷數目並不一致,主要分別是天主教和東正教均有將「第二正典/次經」納入舊約當中。「第二正典」並不是「偽經」,只是地位上較「正典」稍低而己,並一直有在教會中使用,只是到了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按照自己神學觀點訂定「正典」和剔除一些經卷。


image

神父不能結婚?

神父在一些情況下可以是已婚的,例如一個已婚的男人希望當神父,是可以進入修院讀書和修道成為神父,而不需要離婚的,但教會不太鼓勵,特別是已有小孩的男人。另外,新教的牧師希望皈依天主教成為神父,也可以繼續他本來的家庭生活,但這情況是比較特殊。


image

每次彌撒都要耶穌死多次?

耶穌二千多年前在十架上的聖死是永遠和唯一的救贖,也是超越時空的,所以即使在衪被釘之前的人也可以得到救贖。現今彌撒的「重現/紀念」並不是再一次將耶穌處死,而是一種超越時空的方式,經歷二千多年前十架上這唯一的祭獻。


image

只有天主教徒才可以上天堂?

天主教相信這是唯一的信仰,也是一般人得救的途徑。但他們也相信天主可以藉其他方法讓人得救,特別是那些從來沒有機會或能力認識這個信仰的人,當然所有的救贖仍是因為基督的聖死而來。因此,我們相信新教徒同樣可以得救。


image

神父都有戀童癖?

戀童癖案件的確是教會近年的一大醜聞,犯事的人必須要在基督面對承擔自己的罪錯。不過,我們斷不能將一個團體中,一小部分人所犯的錯失,與整個團體劃上等號,更不能夠因而推論所有人也犯上或也會犯上同樣的錯。


image

天主教忽視女性?

天主教規定,只有男性才可以出任主教、司鐸和執事三個聖職,但這並不等如天主教忽視女性。單從聖母瑪利亞在教會的崇高地位,就可以知道女性同樣受到尊重,而歷代聖人中亦不乏聖德滿溢的女性。修女也是得教會上下的尊重,包括廣為人知的真福德蘭修女。

為何離開教會?


記得有人跟我說,他在中學時代跟3個同學一同上教會,這是一家基督新教的小型教會。但多年過後,大家都投身社會工作,他的3個朋友都因各自的原因離開這教會,只剩下他一個人仍活躍於這教會。他問我,為何他們會一一離開教會?

我沒有去過這家教會的聚會和活動,很難得出什麼結論,再者,作為一名天主教教徒,任何言詞和意見都可能變成教派間的爭執。當時,我只能輕輕的說人在不同階段,可能有不同的需要和限制,雖然他們沒再上教會,但可幸的是他們仍視自己為基督徒。

現在,當我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一個新的答案,我可不是要推翻之前的答案,而是加入更深的解讀和作為基督徒的反省。

我們小時候的人生簡單得很,基本上是由父母來掌舵,沒有什麼負擔,頂多是功課做好了沒有,或是怎樣可以外出玩。教會和信仰很難為這樣的簡單的人生造成挑戰。

然而,隨著我們一天天的長大,我們的人生得由自己來掌舵,並要面對很多生活的問題和人性的需要,這些問題全都異常複雜,我們又不能再依賴父母替我們解決。教會和信仰與我們複雜的人生之間的衝突就一點一滴的累積。

當人生和教會的衝突達致百分百飽和的時候,就成為了我們要放棄自我,抑或放棄宗教的關鍵爆發點。但人往往要離開的只是教會,而不是信仰,因為令人喘不過氣來,甚至窒息的,不是信仰本身,而是那些由人所訂定的教條。

要教會改變教條不是不可能,只是極度困難和需時,並要過五關斬六將,從天主教會當年花了多少時間才接受地球並非宇宙中心就可知道。畢竟,教條這回事是超乎宗教本身,是宗教,文化,歷史和人為因素的合成物,要改又何嘗容易。

那是否當我們到達爆發點的時候,就只能像那3個朋友一樣要離開教會?

不是這樣的!我們必須先明白什麼是我們的信仰核心,在信仰核心周邊的一切規條和我們現實生活和人性需要之間,必須找出一個平衡點。否則,我們只會淪為教條主義的法利塞人。更何況,有誰能夠百分百遵守所有的規條?就算神父和牧師也不可能,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內心所確信的是什麼?

基督宗教的信仰核心,當然是耶穌基督和衪的愛。

雖然,他們3人沒有再上教會,但他們仍然堅守著基督的愛,不也是主內的兄弟嗎?只是他們選擇用別方式過基督信仰的生活。

選教宗又關我事?


Vatican Celebrates Solemnity Of The Birth Of Our Lord

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月28日正式退位,選舉教宗的閉門會議即將在梵蒂岡舉行。作為全球十二億天主教徒的一份子,這個閉門會議簡直叫人心跳加速、手心冒汗、坐立不安……有人問︰「這是教宗選舉,你遠在香港,為什麼要這麼緊張?」為什麼?作為候選人之一,當然緊張啦!

為何我作為一個天主徒,既不是神父、也不是樞機,為何可以成為教宗的候選人?我們應該是先從教宗出發,到底誰是教宗?

根據《天主教法典》第331 條,教宗就是宗徒之首伯多祿(就是第一位教宗)的繼承人、全球天主教徒的領袖︰

羅馬教會主教享有主單獨賜給宗徒之長伯鐸的職位,此職位亦應傳遞於其繼承人,因此教宗為世界主教團的首領、基督的代表、普世教會在現世的牧人;因此由於此職務,他在普世教會內享有最高的、完全的、直接的職權,且得經常自由行使之。

教宗的選舉在梵蒂岡的西斯汀小堂舉行,稱為閉門會議(Conclave),因為選舉期間,大門會被鎖上,令選舉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進行,直至選出教宗為止。

那誰人有資格被困在西斯汀小堂選教宗?80歲以下的樞機,其本上就可以一人一票,按照聖神的指示投選教宗,但投票人數不可多於120人。若多過120名樞機甚麼辦?樞機是很重要的職務,教宗不會隨便擢升樞機,80歲以下的樞機數目應該只會少於,而不會多於120人,目前只有117人。

那誰人有資格成為教宗?理論上,只要是已領洗的男天主教徒就有資格成為候選人,所以我就是其中一位教宗候選人。不過……根據天主教歷史,自十五世紀已來,當選的教宗都是樞機,而非神父、主教或平信徒。要當選,就要有三分之二的樞機把你的名字寫在選票上。今次選舉只有香港主教湯漢樞機是來自香港,是最有機會寫得出我個名的。即使他寫得出,那就是說還要有78名樞機寫得出我個名……

很難嗎?對,真的很難,但聖神的指示又很難說,所以還是有機會。

不過,這一刻最重要的是祈禱--祈求聖神指示各位樞機,選出下一位帶領普世教會的伯多祿繼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