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徒?基督徒?


image

在一個飯局上認識了一位年輕的基督徒,他每個周末也會到九龍一間細小的本地教會參與崇拜。作為教徒的我,遇到教友當然份外親切,立即表明身分「我也是基督徒呀!」,他立即高興和親切地說著「你是那一間教會?你有上讀經班嗎?你們的牧師是哪位?」然而,我頸上的「復活基督」十字架被他銳利的目光捕獲了,他的態度急轉了彎「你是天主教徒?那跟我們基督教是不一樣的,你不是基督徒。」我淡淡然跟他說「是的,我是天主教會,但我們也是基督徒。」

一般香港人或華人所稱的「基督教」,其實指的是「新教 Protestant」,只是基督信仰的一個派別或宗派,並不是「基督教 Christianity」的全部,這是一個華人社會獨有的混淆和謬誤。「基督教 Christianity」簡單來說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一個信仰,而「基督徒 Christian」就是相信耶穌基督的信徒。最早的基督教會只有一個,被稱作 Catholic Church,是來自希臘文 καθόλου ,有普世和大公的意思,所以 Catholic Church 又譯作「公教會」。其後,東西方教會分裂,西方的沿用 Catholic Church,而東方則自稱為 「正教 Orthodox Church」或後稱「東正教 Eastern Orthodox Church」。

後來發生的宗教改革,令西方的 Catholic Church 再次分姴出「新教 Protestant」,亦即是香港人所指的「基督教」,由於他們源於改革和抗爭,所以稱為 Protestant。現時,Protestant 是泛指所有 Catholic Church 和 Orthodox Church 以外的基督宗派。至於「天主教」的譯名,則是明末傳教士來華時所擬定的,但譯名為不少神職人員或神學家所垢病,不僅產生了「天主教不是基督教」的誤會,亦可能讓人以為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分別是在於「一個只信天主,而另一個只信基督」,這或許是其中一個最差的譯名。

「公教」是比較正確的譯名,亦有部分教區機構以「公教」命名,但若要全面正名為「公教」或全面僅使用「基督徒」,而棄用「天主教徒」應該不太可行,但最大的阻礙不在內,而在外。其實,每次入門聖事過後,教徒都會在聖堂高歌「我是基督徒」歡迎新領洗的教友,我們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是「基督徒」,只是以「天主教徒」自稱有時較容易為新教朋友或非基督徒朋友所理解。然而,更大的挑戰是要教導新教的朋友正確的基督信仰史和各宗派間的關系,即使需花上大量的人力物力,也可能換來不得要領的回應,尤其是缺乏合一概念的細小教會。

無論從歷史,抑或教義而言,「基督徒」都不應被任何一個宗派或教會所獨佔,是作為基督信徒的一個共同名分。更何況,從合一的角度出發,「大家都是基督徒」是最基本和必要的合一條件。至於部分新教徒對其他宗派的不和諧,甚或是敵意,則有待天主的帶領和安排。

我稍為花了一點時間向這位新朋友,解釋我對「基督徒」一詞的理解,他的態度看來有了一丁點的軟化,他離開前留下了一句︰「我不認同你的說法,因為聖經從沒有提過你的論點,但我會到教會向牧師查證一下。謝謝你今晚的講解。」說了一整也未能說服他,會否感到失望?不會啦,聖經也沒有提過 iPhone 和 Facebook ,那基督徒就不可以用來福傳嗎?要是真的這麼容易就能說清事情,我就不用寫這篇文章,特別是對著「唯獨聖經」的新教朋友,能夠使他促進他對這個問題的思考,已經算是超額完成。

不過以上對話內容,如有雷同,實屬問題太普遍。

 

零碎的教條


image

基督徒就像活在教條的迷陣當中,形形式式的教條像枷鎖一般把我們牢牢的困起來……然而,到底我們是信仰基督,還是信仰那些教條?教宗方濟各告訴我們應該將重點放在基督的救贖,而不是執著於零碎的教條。

縱然基督宗教的教條遭到現代化的衝擊,但很多牧者仍堅持要聲嘶力竭的悍衛教條,以搶佔他們所認為的道德高地。但這種意識形態卻將人們拒諸教會的門外,甚至將信徒迫離教會,這樣還是基督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嗎?

教宗方濟各卻與他們折然不同,或許他當選的第一天決定取名方濟各,就注定他是一位變革者。他認為教會不應執著於同性戀、避孕、墜胎等零碎的問題上,反之應該將重點放回基督信仰的核心——基督的救贖。基督信仰之所以與猶太教不同,在於基督降生成人,為救贖世人的罪,並推倒以往所謂的規條,給我們一條最大的誡命——愛。然而,我們現在所執著的教條,很多都忽略了愛,甚至是背道而馳。

墜胎的媽媽就是壞人嗎?有同性伴侶的人就不能敬拜上帝嗎?女人就注定不能當上聖職嗎?避孕就是萬惡行為?安樂死就是離經叛道嗎?

其實,只要稍微深入一點看,不難發現很多的所謂教條,與過往人倫文化有著密不可割的關係。然而,人倫文化緊緊的跟隨著時代而改變和進化,但教條卻被冰封於聖經成書的那一刻。更甚的是歷史告訴了我們人性的醜惡,教條中涉及的是權力的鬥爭,以及既得利益者如何保障自己。

教會越是拒絕變革,就是把越多的人推離教會。當然,教會不是沒有進步過,就如部分新教教會接受女性進鐸,有同性伴侶的人也可以當上牧師。然而,這僅是少數開明的例子,大部分仍堅拒改變。教宗方濟各坦言改變不是一天就能成事,更何況要天主教會中的當權牧者接受變革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零碎散落的新教教會?

教宗方濟各早前說過不一定是教徒才能上天堂,被認為是驚為天人的言論。不過,上慕道班時,老師不就是說過天主愛所有人,最終都會寬恕所有人的罪嗎?更何況那有人能完全遵守那些細碎的教條?更重要的是如何以基督的愛行善。

有一名同性戀的天主教徒收到教宗的電話,對他說:「你是同性戀,但沒有所謂。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天主的孩子,我們要繼續行善。」至於你信不信教宗真的有打這個電話,反正我信了。

罪與罰


鄭秀文的福音歌終於派台--「罪與罰」。

「罪與罰」是一首百分百的福音歌,但卻有別於傳統的福音歌。今次鄭秀文找來24herbs合作,歌詞由黃偉文和24herbs操刀。找得黃偉文填詞,鄭秀文就是要造出不一樣的福音歌。歌曲充斥著濃烈的基督氛圍,每一字和每一詞更是為了解讀基督的寬恕觀,但「罪與罰」少了一份福音歌必備的光明,卻多了一份黑色的味道。

誰說福音歌定是要高唱上帝愛世人?當佈道會也要向棟篤笑取經的時候,將福音歌從另一個角度包裝,可能是現世代福傳的新出路。新教的入世福傳絕對做得比天主教要好,但當然有時也會走得太快而誤入迷陣。

「罪與罰」可以說是「愛是…」的福音延續。當年鄭秀文和LMF合作的「愛是…」是熱爆作品,雖然已經是近十年前(收錄於二零零零年「Love is …」大碟)的作品,但鄭秀文在Show Mi 2007演唱會上再度跟LMF的MC仁合唱,風格依然Trendy,毫無Outdated的感覺。今次「罪與罰」換上近年大熱的24herbs,但基本上24herbs跟LMF是同一個調子。

在福音歌中加入Rap的部分,在華人社會較為少見,但其實在西方國家並非新鮮事。Rap的部分不單可以開拓新的聽眾,更可以令福音歌「升呢」,一洗傳統福音歌的「娘味」。「罪與罰」還會有一個英文的版本,而Rap的部分更會直接用上《聖經》中《詩編》的經文。該段英文經文竟然剛好與音樂完全匹配,多一字或少一字也配不上,或許這是天主的安排吧!

鄭秀文在今年十一月推出的「信Faith」福音大碟將會收錄「罪與罰」的廣東和英文版本。「信Faith」福音大碟是鄭秀文「信望愛」計劃的一部分,計劃還包括收錄鄭秀文在東亞唱片推出過的單曲精選「望」大碟和年底舉行的世界巡回演唱會「Love Mi」。

叮叮噹


鄭秀文(Mi)又有新歌派台--「叮叮噹」。鄭秀文加上人山人海和黃偉文是信心的保證,雖然未必是熱爆作品,但肯定優質。「叮叮噹」是Mi的拿手快歌,旋律搶耳,歌詞容易上口,感覺清爽。Mi的演繹收放自由,狂熱奔放的同時,又不失高級的格調。我們的鄭秀文,真的回來了!

網上流傳「叮叮噹」是一首福音歌,而鄭秀文年底演唱會前推出的唱片,將會是一張福音EP。當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而且以鄭秀文對信仰的虔敬,唱福音歌或發行福音唱片亦不足為奇。但東亞會否推斥資推出福音唱片?以福音唱片作為演唱會做勢是否太冒險?

最重要的還是歌詞本身,作為一個基督徒(Christian),我在「叮叮噹」的歌詞中找不到一絲福音的味道。假如因為歌詞中的「永生」一詞,將「叮叮噹」定位為一首福音歌的話,我只能說新教(Protestant)跟天主教(Catholic)對福傳的定義相差甚遠。

雖然我不認為「叮叮噹」是一首福音歌,但絕對是一首十分有力的勵志歌。由歌詞到旋律,都充斥著陽光和正能力。每天早上聽一聽,真是醒腦又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