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旺中下的周生生


image

若你最近有走過旺角,或許你已經看到旺角中心拆下圍板後,所發出的閃閃生光;又或許你沒有,畢竟這不是為了吸引你的目光,而是那遊客--自由行--的目光。那道來自周生生的金光,就如閃電一般打進了旺中的深深處,為這個旺角三大地標之一造成永久,且百分百的傷害。

起初看到旺中底層進行裝修,以為只是商場大翻新,怎料到是把旺中的正門(就是設有DJ打碟位的那個入口)毀掉,從無到有變成一間裝修奢華的金舖。在商言商,商場的老闆當然想多賺一點租金,把商鋪租給有能力付高租金的商戶;商戶當然想在人流高的黃金地段開舖。

然而,天啊!你們知道旺中為何物嗎?

旺中之所以為旺中,就是由那些細細碎碎未能付高昂租金,但能賣出大眾化價錢貨品的小商戶所拼湊而成。這不僅是旺中的特色,這壓根兒就是整個旺角的核心價值,「旺角中心」四個字才當之無愧。旺中這個「朵」不是業主自己改個名就得,還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才是王道!

你怎麼會到旺中買金、買鑽石?

一間又一間的針對自由行的商鋪,以病毒式在旺角擴散和複製。旺角三大地標--旺中、先達和信和--正被逐步攻破︰旺中和信和的大門已先後被金舖佔領,更不要說已經一早淪為iPhone集散中轉站的先達。話名是病毒式,又甚會局限於旺角擴散和複製……一式一樣為自由行而設的商鋪正要(已經)進駐全港。

要賺錢無可厚非,但請不要暴力地毀壞香港各區的特色。

旺中絕對不是一個我會常到的商場,亦甚少會在這裡買東西,頂多都是上Neway唱K,或是等人。然而,這樣的一個商場的存亡就與我無關嗎?這不只是一個商場的衰亡,更是一種香港文化的滅絕。

港鐵的吹波專員


image

有天早上走過旺角東站時,一名港鐵男職員站在車站大堂的一角吹波,還有一名保安大嬸陪伴著。難道他是港鐵的吹波專員嗎?

除了專員和大嬸,這個角落還有一些古怪的setup,把我的腳步留下來。那條掛滿東西的鐵馬,讓我第一時間聯想起示威。光復上水站行動已經延伸到旺角東站嗎?甚麼跳過了沙田站,我也不知道?不!良心大企如港鐵,肯定不會站出來分化同胞,減少客流。

再看牆上的紙貼裝飾,那一定是幼稚園的生日會!不過,入閘後你可以買到蛋糕,但不可以進食。有得睇、但冇得食蛋糕,又如何開生日會?那麽會是旺角文藝大道(西洋菜街)的人們佔領了旺角東站嗎?全香港應該只有水貨客,才有能力鬥得過港鐵,或者讓他們閉上一隻眼。

細看那塊發光板(就是無牌小販經常在港鐵出口賣的那塊,不知職員是充公得來,還是微服去買。),原來是宣傳要小心月台空隙……真是感激港鐵花盡心機,叫我們粗心大意的乘客,小心那條鴻溝般既月台空隙。

不過,老實說專員的扭波手藝很不俗,可以考慮向上頭提議,扭波波堵塞月台空隙,或許比這種宣傳手法更見效。

然而,專員該是我個人對他的尊稱,相信他只是有一門手藝的普通員工而己,但獲得老細「賞識」協助公司推行開源節流,資源增值的宏大願景。多能多做,多工同酬已經是香港職場的(可悲)Golden rule 。

可能專員落返西洋菜街,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

彌敦道上的顯示屏大戰


有天,站在彌敦道上一個燈位旁,一邊等候過馬路,一邊用電話上網。聽到綠燈的聲音響起,便抬起頭來準備過馬路。忽然之間,眼前出現的行人,都變了阿凡達的朋友,面色都是藍藍的……原來,他們是被一個超大顯示屏發出的藍光照成阿凡達的朋友。

這個超大顯示屏設於旺角惠豐中心的兩邊外牆,是屬於上年才開業的Citibank。顯示屏樓高三層,應該是全港最大的戶外顯示屏。自Citibank正式開業和啟用顯示屏後,藍色的強光立即搶去行人的目光,對面馬路的匯豐銀行頓時失寵。

其實匯豐在上次的大型裝修後,已經行人路旁加設了幾個顯示屏,約為一個成人的高度。可惜,相比對面同業樓高三層的顯示屏,的確十分失威!作為龍頭大哥的匯豐又豈會就此認輸,立即在外牆廣告牌的上下,分別加設兩組走馬燈顯示屏。雖然尺寸較細,但紅色和走馬燈的組合卻更為搶眼。

不過,無論是紅色也好,藍色也好,肯定也會造成光污染。但這又像是大城市必不可少的一個特徵。

天橋伯伯


旺角道行人天穚上,經常都會見到一位伯伯。雖然他行動不變,但仍然堅持風雨不改走到這條天橋上晨運。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在上班的路上見到他,到底是他另覓地方,還是身體出了問題?雖不至擔心,但心內還是希望明天可以見到他。

每天早上,他的傭人都會用輪椅把他推到旺角道,連接太子和旺角的行人天橋上晨運。伯伯的精神一向不錯,但雙腳健康不佳, 需要坐輪椅代步,站起來的時候需要用手杖或扶著扶手才可以慢慢的走路。

這條天橋的扶手跟其他的天橋差不多污穢,蓋滿了從大馬路吹來的灰塵。但伯伯又需要扶著扶手才能站起來走路,細心的傭人就為伯伯預備了膠手套。傭人還會在伯伯後面推著輪椅作Backup,就算伯伯一時腳弱向後跌,也不會跌傷,若向前跌就沒辦法了。

其實那條天橋的環境並不適合做運動,彌敦道上的空氣當然不佳,天橋還擠滿了來往旺角東站的行人、派免費報紙的人和做宣傳推廣的人。但要在旺角找一個就腳的公園卻非易事,還要顧及伯伯的輪椅能否進入。這條天橋已經算是不錯,有升降機之餘,四周也圍上了扶手。

這就是城市的悲歌,容得下巨大的摩天大廈,卻放不下一小片大自然。

前幾天,我再一次見到伯伯在天橋上晨運 🙂

在上班的路上,我們每天都會遇上一些熟悉的陌生人。雖然並不認識對方,但我們的時間線卻每天都交疊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