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恩小惠搭港鐵


香港有一些公司不知不覺成了「犯眾憎」,無論做什麼也好,基本上都是換來一堆嬲嬲豬😤😤😤, 正如我地日迫夜迫、年年加價也要搭的港鐵。

小弟擔敢向馬主席獻計,一個肯肯定定能夠為港鐵換來掌聲的 Marketing Campaign,就是找黎瑞恩和梅小惠當代言人,推廣惠澤社群的創新「一個月只有一個周六」優惠,以及「一個月只有一日有人生日」獎賞,Campaign Tagline 都諗好了,就是「小恩小惠搭港鐵」。

馬主席覺得岩用既隨便扲去用,全個月全星期都是免費的 😜

廣告

早起身為75折?把鬼!


image

「下一站旺角東…」已經站近車門,一落車是預計好的扶電梯位,然後靠左的往上行走,最後八達通清脆的一啫……扣了7蚊!是正價!不是特價!絕望的看著電話的「8:16am」……

早了起身,早了出門,早了上車,為的就是港鐵惠澤社群的「早返工 75折」。要搭港鐵有得平,就要在7:15至8:15出閘。除非你本來的上班時間是偏早,否則要於這段時間出閘,你就要特意的要早起身,早出門口。

然而,打工仔都是人,都會覺得攰,都會覺得眼睏,睏得一分鐘得一分鐘,沒有人想睏少一分鐘,但為了75折,也要折腰,也要頂硬上。

本來港鐵提供的優惠是寥勝於無 ,算是稍為彌補可加可加機制的無能,不過,近年的優惠就愈來愈複雜,愈來愈難符合要求,淪為了低手公關手段。要你減價已經是沒有可能,要你提供實際和實用的優惠也不行嗎?

港鐵,你可知道阻人睏覺猶如殺人父母?

港鐵的吹波專員


image

有天早上走過旺角東站時,一名港鐵男職員站在車站大堂的一角吹波,還有一名保安大嬸陪伴著。難道他是港鐵的吹波專員嗎?

除了專員和大嬸,這個角落還有一些古怪的setup,把我的腳步留下來。那條掛滿東西的鐵馬,讓我第一時間聯想起示威。光復上水站行動已經延伸到旺角東站嗎?甚麼跳過了沙田站,我也不知道?不!良心大企如港鐵,肯定不會站出來分化同胞,減少客流。

再看牆上的紙貼裝飾,那一定是幼稚園的生日會!不過,入閘後你可以買到蛋糕,但不可以進食。有得睇、但冇得食蛋糕,又如何開生日會?那麽會是旺角文藝大道(西洋菜街)的人們佔領了旺角東站嗎?全香港應該只有水貨客,才有能力鬥得過港鐵,或者讓他們閉上一隻眼。

細看那塊發光板(就是無牌小販經常在港鐵出口賣的那塊,不知職員是充公得來,還是微服去買。),原來是宣傳要小心月台空隙……真是感激港鐵花盡心機,叫我們粗心大意的乘客,小心那條鴻溝般既月台空隙。

不過,老實說專員的扭波手藝很不俗,可以考慮向上頭提議,扭波波堵塞月台空隙,或許比這種宣傳手法更見效。

然而,專員該是我個人對他的尊稱,相信他只是有一門手藝的普通員工而己,但獲得老細「賞識」協助公司推行開源節流,資源增值的宏大願景。多能多做,多工同酬已經是香港職場的(可悲)Golden rule 。

可能專員落返西洋菜街,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

古靈精怪八達喐


image

八達通,每個香港人最少應該也有一張,每日也該最少要喐一次。作為其中一個討厭碎銀的香港人,八達通簡直是神兵利器,然而,每次站到八達通後方等喐的時候,都總會看到一些古怪的喐……

  • 用力喐︰喐了沒有反應,就用力的拍下去,還是不能行的話,就再大力一點,直至那讀卡器的支架也在顫抖……
  • 大袋喐︰那管袋子有如黑洞般的容量,還是像金屬探測器,把袋子放到讀上器上游走和翻滾……
  • 貼實喐︰不論是厚厚的銀包,還是那個0.03mm的八達膠套,也要把它狠狠的脫下,然後赤裸裸地貼在讀卡器上……
  • 反轉喐︰這一面喐不了,就反到另一面,還是沒有喐的一聲,就好比底褲可以反轉著幾次一樣再反……

你有這樣喐過嗎?(請不要告訴我)

或許我們應該先來看看八達通到底是什麼?官方網站是這樣寫的:

八達通是多功能非接觸式智能卡或產品。(link: 八達通網站)

OK,基本上說了等沒說,但還是有帶出「非接觸」這個重點(不過絕大部分用家好像也忽略了這一點)。那不如看看Wikipedia。說法:

八達通系統使用了Sony的13.56 MHz FeliCa RFID晶片及其他相關技術。香港是世界首個將此技術用於公共交通工具收費系統的地區。八達通的非接觸式智能卡設計,令使用者只需接近八達通讀卡器即可進行交易,並不需要直接的物理接觸(例如將整張卡插入讀卡器)。(link: wikipedia)

Wikipedia 的解釋明顯好得多,還出現了沒有人想到跟八達通有關係的名字–Sony,不過重點仍然是「非接觸」,但「不需插卡」的解釋就親和得多。再雖說是非接觸,但仍有距離上的限制, 大概是5cm吧!若銀包沒有其他非接觸或晶片的干擾,肯定是可以穿過的。

那就是說即使你把讀卡器拍爛,也不會增加成功讀卡的機會(拍壞了或許要賠錢……);雖說是非接觸式,但還是有距離的限制(還是把銀包從黑洞裡拿出來……);只要在有效範圍內就能讀卡,貼實讀卡器是沒有幫助的(不載套總會令人不安……);若你沒有把卡放到銀包中,如何反轉一張喐不到的卡也是喐不到的(你真的相信底褲可以反轉著幾次……嗎?)。

祝大家喐喐順利!

報紙婆婆


忘記了從何時起,每天早上從旺角東站出來,都會看到幾位站崗的婆婆。她們風雨不改地站到屬於自己的「地盤」上,緊守著每一個工作天。請不要誤會,我要說的不是某某集團的企業社會責任項目,亦不是什麼安老事務項目,而是以賣廢紙為生的婆婆。

這幾位婆婆每天都會站到港鐵站各個出口,含蓄婉委地收集上班一族看罷的免費報紙,然後將報紙拿到回收場變賣。當然這不是新鮮事,自多份免費報紙陸續推出和不斷加印後,便開始有長者在舊區的港鐵站收集報紙,只是最近她們開始轉戰其他港鐵站。

看見婆婆一把年紀還得一早走到港鐵站站崗一個早上,不禁令人感到一點點的悲涼。但畢竟她們也是希望靠自己僅有的能力,賺多一分錢來傍身,我們也該尊重這份「職業」。而且從環保角度來看,由她們來收集廢紙,總好過讓廢紙白白地送到堆填區「土葬」。

不過,我要尊重的並不包括那些無所不用其極拿取紙張,來當廢紙變賣的婆婆,例如,妙用同情心,欺騙已入閘的乘客替孫兒拿幾份免費報紙做功課。這些做法不僅有違廢紙回收的環保原意,更是極大的浪費。為了那幾毛錢,活活的將那新簇簇的報紙投入回收的大爐之中,值得嗎?而另一邊箱,想看報紙的人卻拿不到報紙,無奈嗎?

說回去,婆婆收集得來的報紙其實賣不了幾分錢,但就是為了這幾分錢,她們只好用僅有的力氣,推者一車車年輕人也覺得沉重的廢紙到回收場。若我們的政府能夠關愛這些老人多一點,或許她們不用再為這幾分錢而勞累。

有兩個口的人,當你看到拾廢紙的長者時,你的心會否跟她們的廢紙一樣沉重?

P.S. 拾廢紙的好像都是婆婆,公公看來不太喜歡拾廢紙。

柱男、柱女


柱男和柱女對公共交通工具的扶手有特別的偏好,每當他們登上公交就務必要找一條心儀的扶手來依偎。當他們找到那條理想的扶手,就會不惜一切的挨在那扶手上。任憑世俗的眼光投視在他們的身上,但一於少理,緊持挨在最愛扶手上直到下車。

可能是空間和設計問題,他們特別鍾愛火車和地鐵的扶手。不管是白天或晚上,繁忙或空閒,人多或人少,總之他們上車以後,就得挨在扶手上。就如買樓要背山面海,搭車當然也要背著扶手有靠山。

柱男/女有兩種--完全型和間接型。

完全型柱男/女將全身的重量集中到挨點上,這樣,他們就不需使用雙手,也能在高速移動的車箱中企穩陣腳。騰出的雙手就可以用來打機、上網、發短訊、看報紙、化妝或悠手好閒。完全型有增值效果,也算是較具成本效益。

間接型柱男/女雙手緊握在扶手環,然後將身體挨到扶手上。他們同時利用雙手和背部來站穩,但這樣並不穩妥,每當列車轉彎時,就會出現「吊吊fing」的情況。間接型既不能增值,又達不到最基本的功用,實在是多了一舊魚。

柱男/女並不是港人的獨特個性,這種習慣和偏好同樣適用於自由行同胞,金髮老外和黑皮膚的朋友。但這種習慣在別國又好像不太常見,難道這是具香港特色的共交習俗?

不!我想不少香港人跟我一樣十分討厭「挨扶手」的行為,可以說是港鐵十大惡行之一。扶手本來的設計是同時讓多位乘客扶著站穩,並不是用來滿足個別乘客的私慾。

柱男/女,當你挨在扶手上的時候,其他乘客就少了一條扶手來站穩,和多了一個跌倒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