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掉左個包


image

每每做 gym 過後,帶著疲憊的身軀走進地鐵站的時候,都好想走買個麵包獎勵自己。可惜每次走到美心門口的時候都已經為時已晚,半閘已下,職員正把賣剩的麵包放進一個膠盤。那時,我不禁在內心吶喊:「唔好掉左個包,我好想買!」

當然,我從沒有向職員說出這句心底話。不過到底他們會如何處理賣剩的麵包?早前,參與了 Bread Run 活動,幫手將美心賣剩的麵包送到志願機構,就這樣麵包就可以修正果,得到一個好歸宿。

過程很簡單,只要在店舖關門前15分鐘打電謝話查詢今天賣剩麵包的數量,然後在關門後到店舖點算和簽收麵包,5-10分鐘就攪掂!最後將麵包送到合作的志願組織,例如樂餉社 Feeding Hong Kong,就德完滿 🙂

image

你可能會問為何要點算和簽收?有多少就捐多少,不就是可以嗎?雖然只是剩餘的物資,但我們都想有一定的機制確保麵包能夠送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上,那怕只是數個麵包而已!而且,還要把較容易變壞的麵包抽起,例如有忌廉的麵包(oh sorry,我最愛的椰絲忌廉句,冇你份!)。

目前,有140間美心西餅和東海堂參與麵包捐贈計劃,受惠的機構有60間。有一些組織會直接安排人手收包,而樂餉社側會安排義工到分店收麵包,有興趣幫手的朋友可到他們的網站報名 http://feedinghk.org/zh-hant/breadrun-cn/

假設一間美心分店每日平均賣剩10個麵包,每日可以捐出1,400個麵包, 一個月就可以捐出42,000個麵包,雖然不是天文數字,就肯定可以幫一把香港的基層市民 🙂

image

溫馨提示
1/ 記得自備環保,不否就會浪費了一個膠袋。
2/ 義工必須與合組織登記,千萬不要自己突然走到美心收包,職員會核對義工的身份。

廣告

美心家庭


有天,在某火車站美心MX吃飯時,隔離桌有一位媽媽正在教兒子做功課。我心想現在的小朋友真可憐,出街吃飯也要溫書做功課。當我望遠一點,發現再隔一張桌有一位爸爸和兒子悶悶的閒坐著,沒有什麼好幹的樣子。什料到再隔一會,這位媽媽叫隔離桌的爸爸做「爸爸」,原來他們是一家人!

爸爸穿著恤衫西褲,媽媽則是簡單的套裝,應該是白領一族,兩個小朋友仍然穿著校服。他們應該已經在餐廳坐了好一陣子,他們的桌上除了功課、書本和報紙外,就只剩下兩杯半空奶茶和兩支超級市場清貨的3蚊果汁。雖然他們四個人佔用了兩張桌子,共八個座位,但餐廳職員並沒有出聲,還好像司空見慣般沒有理會他們(或許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

做功課的是哥哥,他看來做得很吃力和痛苦,媽媽亦教得很辛苦和疲憊,爸爸則坐在一旁看報紙和用iPad上網。弟弟基本上是在爸爸的管轄範圍內坐著,但多次按奈不住要在餐廳內走一走,當然換來媽媽的警告(是給爸爸的警告,要他看管好弟弟,不要讓他走來走去!)。

我不知道他們為何要在美心打躉,但是快餐店絕對不是孩子成長的好地方,在這裡溫書和做功課更是事倍功半。但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爸爸媽媽一定有他們的苦衷。我亦想信他們已經盡力找個比較「不差」的地方,但我肯定這不是一個讓孩子逗留的理想地方。

傳統的我仍然深信孩子放學後應該要回家。

我坐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八時多。離開的時,看見他們準備離開,已經是九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