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離開教會?


記得有人跟我說,他在中學時代跟3個同學一同上教會,這是一家基督新教的小型教會。但多年過後,大家都投身社會工作,他的3個朋友都因各自的原因離開這教會,只剩下他一個人仍活躍於這教會。他問我,為何他們會一一離開教會?

我沒有去過這家教會的聚會和活動,很難得出什麼結論,再者,作為一名天主教教徒,任何言詞和意見都可能變成教派間的爭執。當時,我只能輕輕的說人在不同階段,可能有不同的需要和限制,雖然他們沒再上教會,但可幸的是他們仍視自己為基督徒。

現在,當我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一個新的答案,我可不是要推翻之前的答案,而是加入更深的解讀和作為基督徒的反省。

我們小時候的人生簡單得很,基本上是由父母來掌舵,沒有什麼負擔,頂多是功課做好了沒有,或是怎樣可以外出玩。教會和信仰很難為這樣的簡單的人生造成挑戰。

然而,隨著我們一天天的長大,我們的人生得由自己來掌舵,並要面對很多生活的問題和人性的需要,這些問題全都異常複雜,我們又不能再依賴父母替我們解決。教會和信仰與我們複雜的人生之間的衝突就一點一滴的累積。

當人生和教會的衝突達致百分百飽和的時候,就成為了我們要放棄自我,抑或放棄宗教的關鍵爆發點。但人往往要離開的只是教會,而不是信仰,因為令人喘不過氣來,甚至窒息的,不是信仰本身,而是那些由人所訂定的教條。

要教會改變教條不是不可能,只是極度困難和需時,並要過五關斬六將,從天主教會當年花了多少時間才接受地球並非宇宙中心就可知道。畢竟,教條這回事是超乎宗教本身,是宗教,文化,歷史和人為因素的合成物,要改又何嘗容易。

那是否當我們到達爆發點的時候,就只能像那3個朋友一樣要離開教會?

不是這樣的!我們必須先明白什麼是我們的信仰核心,在信仰核心周邊的一切規條和我們現實生活和人性需要之間,必須找出一個平衡點。否則,我們只會淪為教條主義的法利塞人。更何況,有誰能夠百分百遵守所有的規條?就算神父和牧師也不可能,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內心所確信的是什麼?

基督宗教的信仰核心,當然是耶穌基督和衪的愛。

雖然,他們3人沒有再上教會,但他們仍然堅守著基督的愛,不也是主內的兄弟嗎?只是他們選擇用別方式過基督信仰的生活。

廣告

那旺中下的周生生


image

若你最近有走過旺角,或許你已經看到旺角中心拆下圍板後,所發出的閃閃生光;又或許你沒有,畢竟這不是為了吸引你的目光,而是那遊客--自由行--的目光。那道來自周生生的金光,就如閃電一般打進了旺中的深深處,為這個旺角三大地標之一造成永久,且百分百的傷害。

起初看到旺中底層進行裝修,以為只是商場大翻新,怎料到是把旺中的正門(就是設有DJ打碟位的那個入口)毀掉,從無到有變成一間裝修奢華的金舖。在商言商,商場的老闆當然想多賺一點租金,把商鋪租給有能力付高租金的商戶;商戶當然想在人流高的黃金地段開舖。

然而,天啊!你們知道旺中為何物嗎?

旺中之所以為旺中,就是由那些細細碎碎未能付高昂租金,但能賣出大眾化價錢貨品的小商戶所拼湊而成。這不僅是旺中的特色,這壓根兒就是整個旺角的核心價值,「旺角中心」四個字才當之無愧。旺中這個「朵」不是業主自己改個名就得,還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才是王道!

你怎麼會到旺中買金、買鑽石?

一間又一間的針對自由行的商鋪,以病毒式在旺角擴散和複製。旺角三大地標--旺中、先達和信和--正被逐步攻破︰旺中和信和的大門已先後被金舖佔領,更不要說已經一早淪為iPhone集散中轉站的先達。話名是病毒式,又甚會局限於旺角擴散和複製……一式一樣為自由行而設的商鋪正要(已經)進駐全港。

要賺錢無可厚非,但請不要暴力地毀壞香港各區的特色。

旺中絕對不是一個我會常到的商場,亦甚少會在這裡買東西,頂多都是上Neway唱K,或是等人。然而,這樣的一個商場的存亡就與我無關嗎?這不只是一個商場的衰亡,更是一種香港文化的滅絕。

台北行


這已經是第二次來到台北,但感覺卻差天共地。第一次到台北是零四年,已經忘記了為何當時選擇了跟團,而非自由行。或許這是第一次出國外遊,跟本沒有想過跟團和自由行的分別。自台北團後,我已經沒有再跟團旅行,畢竟日趕夜趕的鴨仔團安排,絕對不是我杯茶。我喜愛自由行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想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喜歡感受當地文化,而不是到沒有當地人的旅遊景點拍拍照。

台北其實不是一個很吸引的旅遊點。台北的景點大都是前朝(中華民國)遺下的產物--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故官博物館等。坦白說,這些景點的政治味道過於濃厚,但卻欠缺那分藝術的味道,更絕不是user friendly的拍照點。玩樂方面,台北就更加慘烈,除了一個土法煉成的主題公園(近期請了叮噹來坐鎮~)和停駛了的貓空纜車外,就別無他選。

雖然台北有好幾家日系百貨公司,但不會讓人有很強的購物意欲,畢竟這些百貨公司賣的是國際名牌,若果價錢不是特別的平,又沒有限量版或新款過人的話,真是「搵鬼買」。酒店房價雖然不貴,但總覺得台北酒店的質素,遠比其他國家的同星級酒店要低,最少低一粒星。

台北捷運是一個十分好的鐵路系統,指示十分清楚,車費又平。加上馬英九從香港取經的優悠卡,對於用開八達通的香港人而言,簡直有家的感覺。但不明白為何台北101和台北小巨蛋,這一類地標建築物都沒有捷運站在旁,雖然還是可以從附近的捷運站走過去,但感覺就是不爽。

飲飲食食是台灣最精采的部分,應該也是香港人去台灣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個原因是拍結婚照。)。珍珠奶茶當然是必飲,多得台灣大夫的指點到天仁茗茶,果然是台灣最好的珍珠奶茶。台灣的珍珠奶茶有點像日本的拉麵,雖然有特別好的名店,但基本上每一家也很好。其實台北夜市的小食十年如一日,新意欠奉,但大過你張臉的雞扒,依然為津津樂道,是夜市必食首選。

台灣的地道菜式固然吸引,可惜不是我杯茶,反而我對台灣的日本菜更有興趣。有些人可能覺得很古怪,為什麼要到台灣吃日本菜?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台灣被日本統治近五十年。日本人不單在台灣殖民,還有文化的培育。台灣的日本餐廳雖然算不上佳,但絕對比香港的來得正宗,食材又新鮮。更重要的是秉承日本傳統的餐廳服務態度,香港的餐廳可謂望塵莫及!

今次的台北行,特別到周杰倫開設的 「Mr. J 義法餐廳」。一般以明星掛帥的餐廳,往往都是賣名氣多於賣食物,但「Mr. J 」的食物絕對有質素、有驚喜,而且價錢出奇地平。餐廳位於一堆平房中間,二樓有落地玻璃窗。但窗外看到的是對面平房,掛在陽台的胸圍底褲,與室內的油畫和陳設當然格格不入,但卻不失為一種的特色。

說到底,旅行最重要的是放下工作和壓力,享受一個屬於自己的假期。玩什麼、看什麼、吃什麼還是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