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魔大戰孫悟空


image

《西遊記之大鬥天宮》將人神魔的西方神話概念植入西遊記中的確很創新,但卻跟原註有著根本的差異。中國神話有著濃濃的道釋儒味道,成精、成妖、成仙、成佛完全取決於你的修行,作好還是作孽才是核心,而不是其「出生」。

然而,西方神話的種族論卻是天生如此,天生是隻狗,就是狗族;天生是隻狼,就是狼族。硬套這個種族論到西遊記上,感覺異常古怪,就像悟空載上金剛圈一樣不安。

或許是用上人神魔架構,劇情上難免會讓人聯想那幾套荷里活大片,魔戒和雷神奇俠的影子總是揮之不去,特別是那個又是穿白袍的菩提,和那道超時空的南天門。不過,最有趣的是反吸納那個出走了日本的悟空,就連舞空術都學會了。

應該是借鏡太多,讓我產生了荷里活大片應有CG質素的期盼,但一看大堆頭場景,如龍馬亂走、進擊天兵天將和悟空用條毛分身的時候,就明顯力有不遞,畫面不僅遲緩,更有著機械式的生硬。其實也不應說得太差,只是距離甚遠。

至於主角甄子丹,他宇宙最強是常識吧,但要做一隻宇宙最頑的馬騮,就是另一回事!不是說他演得很差,但差少少就是差少少。或許周星馳的孫悟空實在太經典,誰都被比下去。郭富城仍然是步驚雲,但不夠大份當牛魔皇。周潤發這個玉帝實在太型,亦是戲中演得最好的一位。

雖然用荷里活大片的劇情模式,但仍然保持華語賀歲片大堆頭明星手法。坦白說,找陳慧琳當個出場幾分鐘也沒有的觀音大使有增值嗎?我不是要評論陳小姐的演技,只是覺得與其找大牌當配角,不如找個真正配合角色的演員,反正粉絲也不會為這幾分鐘買票。

廣告

那些年,我們的四大天王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起首就是張學友當年大賣多少萬的《吻別》,然後是文具店的四大天王的偶像卡。

沒錯,那些年的確是香港歌手的天下,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這四大天王不僅雄霸香港樂壇多年,還紅遍東南亞和華人社會。加上王菲、鄭秀文和林憶年,絕對是香港歌手的其中一個,亦是最後一個盛世。

生仔、淡出、退出、轉型。

香港歌手在東南亞,特別是台灣的形勢急轉直下。一度還能夠登上台灣年終銷量總計的香港歌手,只剩下張學友、鄭秀文和梁詠琪(估不到是她?她在台灣很賣得!)

從那天國語/普通話成為中國大一統的工具後,廣東歌好像就注定要被邊緣化,和兩極只會愈來愈少的冰川有著同一命運。

縱然香港歌手也可以字正腔圓的唱國語歌,但當你聽過到現在還是紅爆台灣的周杰倫,就知道咬字其實是次要。目前,雄霸香港樂壇頒奬禮而沾沾自喜的那些「首席」歌手,在台灣和東南亞的市場細得可憐,無人問津的更大有人在。

鄭秀文久休後的首張國語福音碟《信者得愛》,竟然是台灣玫瑰大眾銷售榜自二零零五年以來,首位取得冠軍的香港的女歌手。

五年多,只得一個。香港新生代歌手真的要加油。

序章


從前做Gym(健身)是有錢人家的玩意,單是月費就已經要數百元,還有入會費、年費、毛巾費、教練費……根本不是一般升斗市民所能負擔。而且香港人對健身缺乏認識,真係免費畀你都唔識做。對一般香港人而言,做Gym看來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近年,隨著健身月費大幅下調和健身中心的大肆宣傳,做Gym開始變得大眾化。城城的「二人健身,一人價錢」廣告當然功不可沒,還有成龍的落力宣傳(雖然可能幫倒忙,但幸好健身中心在「動AL」前,已經沒有再推成龍的廣告。)。百多元的月費的確十分吸引,小弟亦因平價月費才有機會成為做Gym一族。

做Gym門檻大幅降低後,可以說全城齊做Gym。不論男女老幼,高矮肥瘦,中環白領,抑或屋村師奶都做Gym。但他們大都不懂得如何使用健身器材,更不明白做運動的真正意義,可謂奇人奇事多籮籮。

古靈精怪Gym遊記旨在分享Gym場趣事,及指出一些引以為誡的厭惡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