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伴飯


小時候出街吃飯,爸爸媽媽都會准許帶同一、兩件小玩具到餐廳,不是車仔,就是公仔。因為要小朋友坐定定,總是需要這些「工具」。現在,小朋友在餐廳玩的不再是車仔或公仔,而是iPad的Angry Bird。iPad 不僅可以定著小朋友,更可以迷著他們,使他們呆呆的坐著。

有天,在一家越南餐廳吃飯,旁邊坐在一家三口。爸爸媽媽說的都是英文,男孩大概是個幼稚園生。他們一坐下來,爸爸就拿出一部iPad給兒子把玩。小朋友十分熟練地翻開保護套,把iPad穩穩站好,然後自得其樂地玩著Angry Bird。雖然小朋友對iPad的熟練度令人有點心寒,但在點菜的時候,利用這個「工具」來穩住小朋友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可是,當餸菜逐一端上後,小朋友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就連爸媽也沒有要制止小朋友繼續玩iPad的打算。畢竟小朋友沒有自制能力,很難要求孩子會自動自覺的停下來吃飯,但身為父母的不僅沒有阻,還做了擔上幫兇的角色,由孩子的雙手和雙眼都留在iPad上,一羹一羹把飯餸餵給他。

孩子還有停下來吃飯的必要嗎?

雖然同是要孩子定下的工具,但車仔和公仔只能短時間佔有孩子,iPad卻把孩子完完全全的搶走。

廣告

美心家庭


有天,在某火車站美心MX吃飯時,隔離桌有一位媽媽正在教兒子做功課。我心想現在的小朋友真可憐,出街吃飯也要溫書做功課。當我望遠一點,發現再隔一張桌有一位爸爸和兒子悶悶的閒坐著,沒有什麼好幹的樣子。什料到再隔一會,這位媽媽叫隔離桌的爸爸做「爸爸」,原來他們是一家人!

爸爸穿著恤衫西褲,媽媽則是簡單的套裝,應該是白領一族,兩個小朋友仍然穿著校服。他們應該已經在餐廳坐了好一陣子,他們的桌上除了功課、書本和報紙外,就只剩下兩杯半空奶茶和兩支超級市場清貨的3蚊果汁。雖然他們四個人佔用了兩張桌子,共八個座位,但餐廳職員並沒有出聲,還好像司空見慣般沒有理會他們(或許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

做功課的是哥哥,他看來做得很吃力和痛苦,媽媽亦教得很辛苦和疲憊,爸爸則坐在一旁看報紙和用iPad上網。弟弟基本上是在爸爸的管轄範圍內坐著,但多次按奈不住要在餐廳內走一走,當然換來媽媽的警告(是給爸爸的警告,要他看管好弟弟,不要讓他走來走去!)。

我不知道他們為何要在美心打躉,但是快餐店絕對不是孩子成長的好地方,在這裡溫書和做功課更是事倍功半。但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爸爸媽媽一定有他們的苦衷。我亦想信他們已經盡力找個比較「不差」的地方,但我肯定這不是一個讓孩子逗留的理想地方。

傳統的我仍然深信孩子放學後應該要回家。

我坐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八時多。離開的時,看見他們準備離開,已經是九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