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聽任睇︰Moov app


MOOV最近推出新版的Android app,但其實Google Play上已經有不少的同類型的音樂app,本地代表MOOV如何迎戰過江龍KK Box,Google Play Music或iPhone 那邊iTunes的挑戰?

image

App的介面不如Sony Walkman app和HTC sense般華麗,是走平實路線的設計。雖然少了華麗的效果,但不會讓人Lost inside the app。不過,Landing的Feature歌曲推介實在太似Player,多次誤以為已經打開了Player。

image

Player的設計交足功課,除了有大大張的album cover,還支援歌詞顯示,但不是卡啦OK式顯示就有點可借。切換到同Album的其他歌曲和加到Favorite playlist都是一click 過。但跟其他同類app一樣,當你正播放歌曲期間,瀏覽其他歌曲或加歌到Playlist,很容易會變成播放,所以最好還是先選好playlist或album,那就不會被打斷歌曲。

至於音質方面,MOOV可以說是不過不失,可能是我的要求不高吧!不過,要談音質的話,根本就不該用Smartphone來聽失真的數碼音樂。可惜的是Player本身不設Equalizer,同樣使用Xperia S的情況下,Walkman app的Equalizer就盡顯優勢。

很多人對用internet streaming來聽歌好有保留,一來是用電問題,二來是Data用量問題。用電方面當然較一般聽歌為多,但仍可接受,更何況當今的「尿袋」年代,用電多寡都不用太擔心,尿袋要多大,有多大。我是用無限Data的,所以用量問題不大,而且MOOV支援下載功能,應可以解決Data和外遊的問題。

image

MOOV一向以本地內容見稱,差不多跟香港全部的唱片公司都有合作,新歌肯定是「冇走雞」的,不過可能我太out了,新歌新到完全沒有聽過:p(就像唱K的新歌試唱一樣)。不過舊歌又如何?若以Sammi為例,由第一張唱片《思念》,到未出碟新歌《Do Re Mi》都有齊,就連沒有很多人買到的3寸single也有,更不要說那些群星大合唱單曲!

image

最為驚喜的是MV和演唱會的部分的確好新好齊,就連推出沒多久的林憶蓮,楊千嬅演唱會都有齊!MV在這裡的價值只是一般,畢竟將MV upload 到Youtube已經是大部分唱片公司宣傳新歌的指定動作,不過當然MOOV有一定程度的整理和分類,比起在Youtube歌海裡浮沈容易一點吧!

image

相對而言,演唱會就有價值得多。坦白說,若不是粉絲,很少會拿百多元來買大一隻應該只會看一次的DVD!然而,很多演唱會其實是很精采的,特別是嘉賓的合唱環節,大都是僅此一次的合唱。MOOV就可以完全滿足到,更重要的是在Youtube 是在找不到這些演唱會!

image

不過,可惜的是video只有一個resolution,而且未達HD level,我用Xperia S就已經不能以full screen收看video,四條黑邊令爽度大打折扣。另外,由於只有一個resolution,不能因應連線的質素調整resolution,用1000M的無敵光纖wifi時不能調高resolution,用可以慢到冇朋友的3G時又不能將貨就價下調resolution,這方面就遠不及Youtube!

雖然新版的MOOV app還是有一些bugs (例如,有時按back是會跳回多於一層。),但肯定是極具競爭力,一個月只需$49就可以任聽,如何計算也遠較iTunes為平,更可以同時在iOS和Android上使用。香港人從來都最愛無拘無束的自助餐。

反正也是虛無的電腦File ,也是嗅不到歌詞冊上可愛的油墨味,何不選個任飲任食 ?更何況我不想看到被強行換上英文拼音的中文歌名 :p

廣告

雞巴


早前發生的「雞巴男」事件相信大家定有聽說。事件原為一件輕微的交通意外,没有人受傷,也沒有造成嚴重的破壞,但卻因為兩段被上載到Youtube的影片,得鬧滿Facebook風雨。

私家車司機很快被起底,部分個人及其家人資料料旋即被上載到Facebook,更被起名為「雞巴男」。我不懂駕駛,没有能分辨道路上的是與非。我不在現場,片段又非完整,更有被修剪過的痕跡,難以分辨當中主角的對與錯。事件中社交網站所扮演的角式卻最為吸引。

只是Youtube上兩段短短的影片,就引來四方網友群出起底。只是Facebook上的你like我share,就有近六千名網友加入最少五個反「雞巴男」群組。事件不消三數天,就傳遍整個Facebook的香港社群。當然來得快,亦去得快,事件已經被大部分人遺忘。

這邊網有人聲討「雞巴男」的惡言惡行,那邊網則有人為「雞巴男」被起底感到無奈可悲。誰是誰非,有時真的難以定奪,但現實世界的道德高塔不是一天建成,網絡世界的道德圍牆當然亦需時修築。網絡世界的言論自由和責任,還是需要好一些時間才得以平衡。